分类 言说 下的文章

《大可怜时代》是着重记录风栖第四任社长可怜在位时身先士卒的真实史书(认真脸)。其中作者引经据典、多有考据,工作量巨大,时常废寝忘食、乐不思蜀。终于从6月17日正式开坑,直至7月29日风栖七周年庆典前夕得以勉强敷衍成型。

关于本作的创作初衷(正经向),在作者之前的文章曾有透露:


……
正如上段所述。可怜社长任职以来,一直在谨慎而又周全地处理着有为与无为的问题。就目前看来,可怜社长任职不过一个多月,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首先,在上任之初,可怜社长便让圆桌议会将民主制度写入《风栖条例》,解决了前几任社长遗留下来的历史性难题;之后,可怜社长一直保持着不露山水的姿态,走入基层,为人民服务,树立了社长亲民之风的典范;同时在社长的统筹下,风栖社区与各个合作方的联系与合作进一步开展,各项项目均取得了飞速的进展;接着可怜社长以无为的方式促使了社员的自发性宣传,有效地扩张了社区及社区的研究范围,吸引了一些各领域的青年精英,为联合社区注入了新活力;并且在火山的倒退潮流下立场分明地支持外委会工作,对思想的偏颇及时地采取了整风;更难得的是,面临着前任社长的夺权,可怜社长坚持捍卫社区民主,迫使前任社长承认错误,保证不再干涉联合社区内政。在可怜社长的掌舵下,风栖社区扬帆起航,在2020年创造了一个好的开始,也为雾幻公司的各项事务展开注入了定心丸,这份功绩确实无比瞩目。
……


正是因为可怜社长的卓越领导,风栖在第四任社长在位期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画下不少新饼的同时也偶尔完成了积攒多久的部分填坑工作,例如红叶谷丽莎、雾幻公司等等。因为可怜社长的业绩斐然,其本人也深受风栖众人的爱戴。也正因为如此,在2016年的《存在》划上尾声后,2020年新时代作品《大可怜时代》充当了继往开来的先锋。

在本书结尾,作者向出演本作的众人表达崇高的敬意,同时也向风栖已经离去但曾经发光发热的前辈表达衷心的祝愿。我谨在博采风栖文献之同时,适当做些补充,同时与多方进行了单方面的“梦幻联动”,糊成了此部贻笑大方的史书。在本书完结后,还有《风栖之旅》这部大作继续谱写着新时代的乐章,敬请期待。

另外,由于作者水平有限,再加上时间仓促,难免会出现BUG,遇到这种情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罢。在最后,我想为本书的一些部分再打一点补丁,以期望本书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畸形生命。

一、取材问题

本书绝大部分情节设定都尊重历史,从真实事件改编,参考了包括“轻栖游文馆”在内的众多历史文献,具有一般意义上的史料参考价值。

二、角色定位

本书历经提纲、修改提纲、初稿、修改初稿等多次重复造轮子的无用功,以至于角色的定位在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程度的更改。

尤其是叉鸡的角色,一开始是想塑造成英明的正面角色形象,后来觉得叉鸡和修行者不是一个人,于是参考了历代最终反派,致力于将叉鸡塑造成最屑的最终反派。

再者是军临含糊不清的叛变,我在二版后否决了一版提纲中关于公平对决的理由,原因是与军临二百五的人物形象不符,故为了增加人物的生草程度,采取了最愚蠢的做法。当然,为了突出主角,对他人的适当削弱是情有可原的,同时,考虑到这并不是发刀向作品,尽量避免伤亡的同时对伤亡采取了淡化处理。

三、风格借鉴

本书创作中,大量借鉴了《存在》的篇章安排。例如保留了序章、前言、后记、诞生等充满风格的部分,但因为是七周年的庆典之鉴作,故本书的重心不再是解迷、黑深残,而主打生草和屑的风格,故本书的风格如果让诸君心生不快、似被喂屎,那正是作者不忘初心的体现,敬请谅解。

为了缓解主线剧情的尴尬,以及营造风栖和谐、有爱的氛围,在本篇结束后,我特意加入了番外部分,同时也拉入了一大批龙套,使得这部具有纪念意义的鉴作更加鉴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另外,新增的幕间物语不纳入番外内容,因为幕间物语和主线剧情的关联更加密切,同时也是填坑和凑字数的一个重要手段。

四、几点想法

Q:二点五次元世界的设定?

A:二点五次元是独立于三次元的另一个二百五世界。当然,它也拥有着平行空间。在主世界中拥有的逸事传闻会在二代五次元通过技能、经历来体现。就目前设计来说,并没有将二点五次元范围拓宽的表现,仅仅只是将其冰山一角的风栖部分展现开来。为了找个替罪羊,暂且将二点五次元世界的管理交给了拉文德世界调查局来操办。

Q:最终决战时叉鸡绿色的血液?

A:叉鸡绿色的血液表示其是泥巴人。这点在完全剧透的演员表已经有所暗示,并且在最终决战时也有对复制可怜的暗示。同时,叉鸡对Kira的话,表现出了一种弗兰肯斯坦的剧情。就目前想法而言,倾向于修行者是拥有叉鸡和修行者两种人格的杰基尔博士,在洞察了世界本质后试图以捏造泥巴的方式分离出自己的叉鸡人格,却由于不熟练而产生了一系列失败品,在最终分离成功后却惨遭叉鸡反杀,进而进入了《大可怜时代》的世界线。而在平行世界中,修行者在制造了一系列失败品后,选择先复制可怜,从而进入了另外一条世界线。总之,这种设定,其实是在挖坑,为了之后能够不用费心再构想世界观提供了一个便捷的接口,真是鉴作啊。

Q:那个人是谁?

A:在本篇中被反复提及的那个人可以通过《存在》来解读,当然由于作者的变化,人物形象OOC严重。出于实际考量,对于已经离任的风栖元老,采取了一种较为隐秘的致敬方法。

Q:为什么人物描写很少?

A:因为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只能通过主观臆想来自行解决。而外貌描写并非本作重点,因此也就从简了。

Q:难忘的部分?

A:个人感觉在写番外的时候最畅快,简直要飞起来了一样。另外,由于心境变化,对感情戏情有独钟,但真正下笔后又鸽了许久,导致最后几章很不连贯。虽然尽量严谨,在前期设置了一大笔伏笔,但在后期忘得差不多了,真的是多此一举的屑。

Q:第二十章视角转变问题?

A:用叉鸡视角来吐出可怜的无敌,同时也感到叉鸡更屑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Q:一些头痛的地方?

比如说后遗症,一看到“说”“道”就觉得头痛,这种强烈的违和感使得写作时对对话部分感到极为苦手,帝天的建议也曾考虑,但最终碍于凑字数还是没有采纳。

由于角色太多,而篇幅有限,所以很多角色打酱油是必须的。

小说的表现力,尤其在战斗方面,实在是很难有动画一般的感觉,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头绪来解决。尤其在多人运动中,更是写成了过家家。

大纲没用。借用经常在本作引用的故弄玄虚的网抑云名言:“我大纲就是个摆设,上一个小时写的大纲,这个小时写正文,马上就脱纲。”每次都要在床上和洗澡时找到灵感,之后鸽掉。

由于并没有海上乘船的经历,并且引经据典之时也懒得查了,所以本篇严重失真,真是屑作!同时因为鸽太久了,前后文发生冲突就是常事!以至于第十二篇后就向叉鸡抱怨道自己又脱纲了,后来越来越严重,本来想写死迷糊的都没办成!可恶!

Q:冷落枭是谁?为什么“我”形象被毁?

A:因为我打错字了,并且看起来这个名字更中二,并且唯本人也认可了,所以就不改了。这样也好,出事了后就说“我写‘冷落枭’和‘唯’有什么关系”,甩锅那是妥妥的。至于诸君觉得本作中出现的形象不符合自己,那谁叫你不早点给我提建议,活该!

五、提纲摘录

如无特殊情况,涉及到合作方的具体名称均在番外篇展示。部分本篇中未涉及的人物或要点,因避免多次修改,移到番外补充。

本篇中非常重要但没啥卵用的写作特点:迷糊出场被爆破,Kafe退场被枪毙。

拟写提纲时,至少要把人事公开栏的人写到。

前半段叉鸡只能在对话中出现。别人打外敌(Kira、爬爬勇士),我们窝里斗(冷落枭、Kira、叉鸡)。前半篇围绕Kira、冷落枭展开,而后半篇开始进入真正的主线!

六、再次鸣谢

本书的成书过程很大部分上参考了风栖文献,之前也提到过了,这里再次鸣谢文献作者。同时,为了深入了解史实,尽量避免偏差,在写作过程种还不同程度地参考了叉鸡、可怜、帝天、唯等人的建议,在此表示感谢。

本作作为风栖七周年庆典的实力鉴作,能被如此青睐,真是叉鸡瞎了眼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再次感谢!

最后,再次鸣谢风栖大家庭,感谢各位的出演、斧正、嘲讽和建议,还好我都没听!

感谢您的阅读!

怨回纥

泛海孤舟上,听潮猛打风。独伤难入睡,身世沉沦中。
飞鸟忽飘逝,星云薆不逢。更愁心欲寄,何处送之能?

生查子

银杏落层云,露水滴衣袂。寒气未散时,神色还如醉。
微阳湖边轻,鸟语花间脆。值此好青春,努力与君会。

渔家傲

白日昏昏春未晓,梧桐落叶萧萧绕。醉眼推云风袅袅,拂小草,微微珍珠悄悄皎。
更念春时风景好,应将浮生欢年少。只是无人同我老,空盼找,斜阳道尽春还早。

鹧鸪天

碧水奔流山又山,曾经年少画神仙。寒风吹彻延延地,清霭铺陈泛泛天。
风流断,水波连。栏杆何意作蹒跚。当初一曲梅花落,黯淡诗人多少年?

临江仙

流水晴光同散,楼台桂树群生。轻风随意捋花丛。往来人沸沸,新旧事匆匆。
昨夜载歌载舞,今朝面色微红。繁华如梦总成空。白云好缱绻,为我酿愁浓。

6.13 咕咕
6.14 还没想好
6.15 头晕 鸽了
6.16 准备阶段考试以及阅读校对《存在》
6.17 如上
6.18 略
6.19 下次一定
6.21 昨天忘了说前天忘了更了
6.24 鸽了

火种是什么?火种是传递者,亦是被寄予希望者;相较于前者,后者是大前提。无人寄予希望的火种无法实现价值,只能于荒野中孤独地燃烧殆尽;被寄予希望的火种才有方向和目标,才会具备传递燎原之火的实力。

当火种被寄予希望时,如何教它能传递下去?清明节时,我去给先人烧纸,当明亮的红焰被淹没于层层纸钱之下,当烟雾已然断绝多时,火种似乎决然归寂了。这时猛地翻开上层的纸,隐藏于其下的那蓝色焰心,忽然窜出新的红色火焰,继续燃烧。我们常注视着火焰最广大的红焰,却经常忽略着内部极端的芯;红色的火焰在燎原时最是平凡,蓝色的火焰则显得极端格格不入;红色的火焰甚是能煽动人心,而极端的焰心总是冰冷无情。

可是火种之传递,需要极端的芯。极端的芯是火焰延续的根本。外焰张扬,焰心内敛;外焰昌盛,焰心委琐;外焰圆滑易散,焰心偏僻难消。当草原被燎原的火烧彻,若不开辟新的战场,如何教燎原大火延续?是需要上面的风来吹唤吗?但零星的外焰一碰就死,如何是好?是不指望火种,只期望大火尽兴扩散?然则若周遭尽是些湿泥,如何使得大火跨过此坎?大火将火种包裹为极端的芯,使之在风的鼓舞下激流勇进,来栽植于新的天地,将火焰延续。

除此之外,极端的芯还是推动火焰与空气中庸的动力。大火之烧彻,确实需要外焰的奋力,而绝不可少焰心的扎根。你可随时扑灭外焰,而极端的焰心却随时准备复燃。可焰心毕竟是极端,它无需也无法与大众的空气亲密接触,便借着极端的言语,掺和空气中的氧,中庸出新的外焰,使之圆滑而满意,得以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没有焰心的火焰是死的,因之缺少极端的激情,终将被一阵凌烈的寒雨浇灭;只有那一小撮极端的芯,始终如一地辅佐着外焰,才教得火种成为曙光。

但也绝非任何极端的芯都是必需品。作为极端的芯,它必须极端、精简、稳固且被寄予希望,即极端的芯需要纯正的资格。所谓极端,就是要异议,当软弱的外焰成为墙头草,极端的芯要将之中庸式地扶正;所谓精简,则表明极端的芯仅仅需要却也只可需要一小部分,多则为空气不容,少则令火焰无力;所谓稳固,要求极端的芯需要保持自己的极端性,虽然会遭到很多的诽谤非议,却必须要发出声音;所谓被寄予希望,证明极端的芯需要属于被寄予希望的火种,它源于天下的大火,了解自己的方向和角色,不会越界破格,亦不会嘈杂脏污。只有保持纯正的资格的火种,拥有纯正的不多不少的焰心,才能促使光明的火焰产生及壮大。

极端不是错误的代名词,相反,火种所以为希望的延续,正是因为极端的芯的特性。无论在何处,我们都希望火种能载着希望延续,无论在何处;无论在何处,极端的芯都将艰难刻苦地做着本分工作,却清醒地认识自己的工作并非无意义。燎原的火种,要承载着希望,朝着明确的方向,将风化为推力,将湿泥无视,执着地飞进新天地,去开辟新的曙光,去燃烧新的热情,绝离不开遭人轻视的极端的芯。社会宛如草原,制度好似大火,人类便是空气,火种正是延续的光芒,极端正是火种的本源。

当时过境迁,原来的燎原大火逐渐黯淡,甚至被杂质污染,我们需要被寄予希望的火焰,亦呼唤被寄予希望的极端的芯。它,他们,可能在这段时间四散,可能极端到空气不容,但若他们真的是纯净的,他们将作为恶者推动正义的曙光绽放,我相信这便是更加美好的制度诞生的过程。

在众人随着流量摆动之时,当歧视仍然隐藏于草丛中之时,当血染的馒头被资产伪装之时,当社会的大火展开黑色的獠牙扑面而来时,我渴求具有极端的芯的火种能够出现。那些具有极端的芯的激情的火种们,请坚持下去,并为吾等带来澄澈的烈焰罢!


灵感源于叉鸡

何先生从事通信工作已二十余年,头上深深的地中海便是其积累的经验的化身。

何先生在某大学工作,教授通信原理,教出不少高材生。某日,何先生在上课时,突然说道:“其实爱情这东西也就是一种信号,最后我们还是能给他模拟出来的。”有些学生觉得不妥,何先生便继续说道,“比方说我个人就喜欢单纯的,脸过得去就行,这就可以成为一种信号。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是这个道理。”

那次课后,一些女生叽叽喳喳地走了出去。何先生整理着资料,一个人在夜色中返回了家。

陈先生平时喜欢搜集写真图,平时和何先生要好。想到何先生如今还是孑然一人,陈先生便总是做媒给何先生。何先生每每试过,都不甚满意。有一次,陈先生实在生气,就丢给何先生一堆写真图,道:“老何,你自己看你想要那种类型?”

何先生对着写真图一张一张看,越看眉毛皱得越厉害。最后何先生干脆把写真图全甩在地上。

陈先生不由地调侃道:“老何,你说你到底求个啥感情?有才有钱,为啥还是一个人呢?”

何先生摇摇头道:“老陈,这些图,我看都是修过了的。你找的那些女的,我也看都是修过了的。我想要单纯点的,为什么都总是要修呢?”

陈先生不以为意,收拾着他散落一地的写真图,对何先生说:“你既然说感情这东西能模拟,你就自己模拟到底谁才适合做你对象呗。”

何先生从前便有这个想法,不过如今有了陈先生的话,他也觉得应该要行动起来了。

何先生不久以后就做出了成品。他问着机器:“谁是我的另一半呢?”

随着几秒钟的搜索,机器最终还是给出了答案。何先生十分惊喜又感到期待地取出机器所打印出的文件。

何先生说:“老陈都找不到的事情,机器还是给出了答案。果然爱情能够模拟出来信号的。”

等到何先生正眼相看这份文件后,他傻眼了。虽然觉得有些不靠谱,但他还是拜托陈先生去给他带来一些花。

陈先生次日到了何先生家,觉得很疑惑。何先生解释说:“机器说我的另一半在这些花里。”陈先生笑着说:“老何,你咋也浪漫起来了?”

何先生将花取走后,一言不发地走进实验室里。陈先生在一旁无聊地等候着。反正也是闲着,陈先生干脆打了个瞌睡。

那天以后,陈先生再也没听过何先生提起另一半的事情,就连以前总是被拿来开玩笑的爱情信号论,何先生也是无精打采地不再反驳。

陈先生实在好奇,终于问何先生:“你怎么回事?”

何先生愁眉苦脸地说:“我觉得我的方法错了。爱情就算能模拟成信号,可能在现阶段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陈先生连忙安慰道:“老何,你是学术界公认的专家,至少有了头绪,也做出了成品,没必要这样吧。”

何先生惨淡地笑笑,不再说话。陈先生觉得,何先生一定是因为模拟不出爱情的信号而颓废的。

陈先生也一直觉得另一半在花里这个答案实在太浪漫太不靠谱了,他有天找了借口来到何先生的实验室。

那个机器被放在角落里。陈先生文了几个关于自己理想型另一半的问题,机器对答如流,给出的答案陈先生都很满意。

于是,陈先生对机器问道:“老何的另一半在哪里?”

随着几秒钟的搜索,机器打印出了一份文件。

陈先生取出文件,认真看了看。

文件给出了各种花的色素分离办法。

何先生在之后的有一天,突然向陈先生询问:“老陈,你老家养了那么多花,是怎么养活的?”

陈先生很奇怪何先生的话,回答道:“养花又不是什么难事,你一个大科学家还养不好花吗?”

何先生愣了几秒,腼腆地说道:“我的另一半好像是救不回来了。你知道怎么修吗?”

我在许多地方,都见过这雨。它从天上洋洋洒洒地泻下来,然后畅快淋漓地粉碎在地上。窗户被雨留下一条条痕迹,六月的躁动也被雨稍微冲淡。

网课已接近尾声。一月时的分手,四月时的期待,六月时的平淡。17岁这两年来,雨季不少,印象不多。倒是留住我的,是校园的路上,一排排黄色的银杏;是流丹的楼下,天桥拐角处的徐徐微风。

人别后,几度能再逢?去年六月的雨,今年六月的雨,似是而非。不同的人,不同的我们,不同的感受,在相似的雨天中浮现。

去年此时,天尚晴朗。窗外密密麻麻,可见对面的楼上,高二生自发贴上的加油图案。许多被风吹着,从几楼飞到了地上。最后一次的放学铃声,终于将全校腾给了我们。埋头复习一整天,相约几个好友,趁着最后日子第一次试着溜出校门,尝到了并没想象中好吃的摊子上的小吃。或者吃过晚饭,稍微散步,从立人楼下,经过人去楼空的几座楼,看过寂静自怜的一些草。操场上空空如也,半山上的小亭一动不动。笑声渐渐稀疏。最后的体验渐渐圆满。天色渐渐暗下。高考一瞬而过。面孔无论新旧,就此分散四方。六月末,迎来阵阵小雨,曾经所常道半边橘之事,已许久未再开口。几次匆匆到校,难说一言一语,又匆匆出校。

去年11月的雨,伴随着白色的单车中飞速而过。相隔虽然不远,遇见却是难得。有人抱怨着,天气之糟,太坏心情。我则不然。11月的雨,在半夜时,无声地下;起床后,不免狼藉一片,但亦自觉浑然其中。鸟儿在清新的空气中来回飞翔,日光在迷蒙的云层中模模糊糊,风不时将教学楼边的竹林吹得细细簌簌,水滴在此时悄悄混进风中,扑在往来的人身上。随性栖息,便万事无违我心;偶然相逢,即一杯暖心热饮。我们漫步在我还不太熟悉的路上,数落着银杏果奇臭无比。桂树、荷花、画船、游鸭,仔细考察,充分准备,就是没能道出,干锅一顿,尴尬相别。即便如此,一想着便如同捧着当时的芬芳,虽然总是随着冬天的到来而散去了。

今年1月的雨,它在下午。我们考完试,相约在龙湖天街吃餐花雕醉鸡。当时,路软绵绵的,走着走着似乎要陷下去般。经历几月的雨,而今暂且要分离,走过湖上的石桥,穿过依旧的绿林,走出白色的大楼,迈向密集的天街。然后我们迷路了。之后借着地图,在围着目的地转了一个圈后,才算是到达了门口。寝室长在店里,见我们许久不来,做起了数学。这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灯光下,小屋中,二楼的淡淡嘈杂声里,烟升起,筷子开动,爽口无比。畅饮一杯茶,整理焉了的衣服后,起身离开。天街内,半小时里,抓娃娃机边,几个人像傻子一样,不厌其烦地投入硬币,始终如一地抓不出娃娃。临了,意犹未尽,又点杯这学期最贵的奶茶,“满载而归”。

今年4月的雨,没有勾起我的诗兴。整个月,在反复的日常中度过。当时,自然由于多种因素,期待着并相信着开学日的逼近。于是对于屋外的雨,印象甚少。后头山上,爷爷忙着趁着雨季,种瓜点豆;奶奶在家里,因为雨天而腿疼,无聊地打起瞌睡;三幺在外面干功夫,之后也会留在外面打牌。窗外日复一日地,青黄相间的山,黑白相间的砖瓦,只是随着雨水浸润,颜色愈发鲜艳些了。从早到晚,早自习、午睡、晚自习,早餐、中餐、晚餐,早上起不来、中午躺不了、晚上睡不着。因为不见了去年四月的人物,便了无去年四月的惬意。但我们很久未得到的四月家居生活,却也是记忆中的珍贵一环。

六月二号,雨。从早到晚,不曾停歇。不知今日的雨,又教多少叶子摇下,亦不知今日的雨,又教几个天涯翘盼。

今天因为刚好要用,就在万能逼乎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推荐的视频编辑软件。2018年的一个回答首推爱剪辑。虽然在某些不知名网站早闻大名,但今日真的下载了600多MB文件后用起来还是第一次。其时我已经做好它往导出文件插自带片头的心理准备,等导出后再剪掉便是,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

如何从免费转型到付费,既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也是一个软件想获得更长远发展的必须面临的问题。毕竟在目前的中国土壤上,免费的往往成为最的,靠可怜的用爱发电无法满足发展的需要。爱剪辑作为一款最先免费的软件,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硬转变。相较于2018年的回答,今日我用了一个晚上基本熟悉并且使用后,发现爱剪辑的收费之法实在不讨喜。首先,网络上到处宣传爱剪辑是国产的优秀免费剪辑软件;然后在官网不明不白地下载安装后弹出一堆会员广告来怂恿;之后为了显示自己的正规性还几次提醒其从未发布所谓手机端,所谓手机端的软件都是盗版;在具体编辑界面,五毛特效就是会员专享;这些我都忍了。我觉得既然宣传的是免费软件,到底也只是广告问题,可以理解。最后,辛苦几个小时,将要导出视频后,给我提示,请交钱。不交钱无法导出——交够会员价才能去广告和视频内一些特色玩意;没交够只满足你能导出。

绝了。没想到所谓免费软件只是噱头,其已赤裸裸地转型为收费软件。若是一开始就说收费,倒也没有大碍;但这占着茅坑不拉屎,还一个劲偷厕纸的做法实在让我恶心。无奈夜深,所需急迫,我只好乖乖交钱。就连天天以各种法子想要我交钱的腾讯都没能捞到的钱,今天给了免费软件爱剪辑。其美其名曰支持服务器开销,实则免费用户根本就用不了什么在校资源;并且它的精品资源实际上也只是个门面摆设,诚意不足。交了钱之后导出视频,一通选项,反正就是不直接告诉你它会做小动作,等你选了一堆不后要么提示交钱,要么就和我一样照样地,有片头特色——这个尚且可以剪去;但烦躁的是,它整出了新活,每隔一会就会自动浮现闪亮的爱剪辑图标在视频左下方,偏偏与我所需暗色的视频形成鲜明的对比,真的是无可奈何。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今后遇到要搜索的事情,可不能只听信久远时间前的一面之词,还要具体关注现在的真实情况。这次算是交了十块钱,吃一堑长一智了,又浪费不少时间精力,最后也没得到什么好果子吃;下次希望能多留个心眼,别越丢人越会丢人了。爱剪辑所谓盗版手机端,说实话,在手机上确实比根本就没有相关准备的爱剪辑本尊做的好,像个合格产品。

之后还是别贪图简便,安安心心地用大厂的Pr或者会声会影吧。这些小路子产品,联合一些大流氓产品,日渐抹黑中国产品形象,只散发出一张张广告软文,只千般寻思着强盗式的拿钱,将产品内容做得一塌糊涂,难怪国产一词在当前社会的含金量越来越低。

官话
日前,上面又对国漫进行了训话。基本就是一套套官话了,属于一天能将几千字的那种成体系的废话。所说的对国漫的定位也是和二十年前一样,提炼出少儿喜欢的形象。说白了还是认为动画是给小孩子看的,大人只是看热闹,青少年应该注重学习。这种态度十分地敷衍,希望上面让国漫自生自灭已经是最好的优待了。

之前,国漫中的喜羊羊系列已有一点向深度化转移的趋势,譬如真人全年龄向电影《我爱灰太狼》以及衍生的一些经典歌曲,不过被“烤羊事件”整的一蹶不振;在此之后的熊出没,未能逃出国漫幼稚化的范畴,却也被迫将台词从“臭狗熊”换成了不明所以地“小熊熊”。

2D国漫至今未找到明确的适合自身的发展方向。要么就是中道崩殂,要么就是一集5分钟,1分钟正片。总是属于小打小闹的一部分,不成气候。3D国漫近两年发展略有起色,本可以期待期待。不过有些人思维太固定化了,如该训话一般——或者说,总是喜欢断章取义,上面说要借鉴外来并发展本国特色——要么就全搬外国,比如国漫经常遭人诟病的抄袭问题;要么就局限于本国特色,除了神话故事就没有什么好制作成动漫的了。

我认为上面对国漫的管辖也太死板了。死板多年,反而促成了恶性循环,给予人们一个死板的国漫印象。死板多了,问题就大了,以至于国漫仿佛成了发展任务似的。这里举三个例子来说:一个是现在国漫,如上面讲到的,就是敷衍圈钱的多,《雷锋的故事》确实很符合训话的主题,但是最后是什么评价呢,脱离了审美的垃圾玩意儿;另一个就是如今国漫的尴尬地位,在中国二次元文化大圈Bilibili中甚至专门为国漫单独开一区,似乎国漫不属于动漫,这种从起点就似乎落人一步的感觉;还有一个,就是对国漫内容的过严审查,中国至今为止都没有建立明确的影片分类制度,因此所能做的唯有一刀切,这样下来,国漫只被定义成小孩子的动漫,再具体点,就是早恋一定会失败,闹鬼全都是精神病,灰太狼不能烤羊,国漫只能在各种局限下像过家家一样地发展。

从市场上来看,虽然近两年国漫市场略有起色,伴随着汉服潮流又掀起一点浪潮,然而不少人,如上面所说,只是走形式罢了,圈钱或者极端化;虽然市场上不乏真心爱好国漫者,但大部分小孩或者青年人,目前为止尚处于父母的严格监管下,自己的消费能力还很薄弱,也就是说,很大一部分程度上,他们还是要咨询父母的意见,然而中国的家长有一部分人是出了名的不开明,因而客观上阻碍了国漫市场的发展;另一方面,日漫、美漫等优秀动漫对我国国漫市场造成的巨大冲击,也使得国漫的发展举步维艰。

综上所述,目前我对中国国漫的发展还是抱着悲观的态度的。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国漫真正的崛起吧。

钱不是万能的,但钱是最万能的;
精神可以随意遨游,但饿死了就啥都没有;
钱不能教人举世无双,但钱可以教人天下无敌;
没有与钱过不去的人,过不去的人都是钱没加够;
加钱了都过不去的人,因为你的钱用错了地方;
钱怎么就遭人非议了,最好的天秤就是金钱;
大到国家小到贱民,几钱就能称出几两;
管理时间再好都不管用,金钱买的来的时间才值钱;
一些钱只能用来维持生活,一大堆钱可以用来改变生活;
哲学家用肉眼透析社会万象,有钱人用钱眼收买社会万象;
今天的钱不够了明天去赚,今天的钱太多了明天更赚;
火辣辣的情啊火辣辣的钱,火辣辣的票子火辣辣的烧;
烧的我心也甘啊情也愿,口口声声道浪子回头金不换;
家财万贯金銮殿,家境贫寒裱糊店;
不上不下把脚踮,啥钱没有当脚垫;
钱钱钱,钱钱钱,得了一半买破铁,失了一半咱戋戋;
一年到头多少天,不为了钱没几天;
没有了钱啥都难,只有小钱也不堪;
钱钱钱,钱钱钱,人生就盼古来稀,自己兜里还有钱;
养家糊口要花钱,做梦吃饭想赚钱,床头枕上还数钱,到死之前没了钱,两眼一黑烧纸钱;
奔东奔西讨要钱,为这为那计较钱,爬上爬下怕掉钱,写字写情总避钱,交稿交单不忘钱;
钱钱钱,钱钱钱,我与这钱何相干;
我不相干它要干,它一干我我完蛋;
我要相干它不见,它一不见我患难;
钱从天上扑我面,不知道是聚还是散;
分分合合好无情,赖得我心时时念;
盼不见它何时来,我便天天把星象看;
今天收入只有减,明天露宿好收敛;
待我露宿澧水边,澧水看我没有钱,大浪上来把我撵,一点儿也不留情面;
到头来我是怕了钱,要我收钱我不敢,要我花钱我难办;
一天一天陪着钱,没有钱陪我心思乱;
是我陪着钱呐,还是钱它陪着我,咱就像是那,那互帮互助的好伙伴——
拌来拌去炸酱面,我成佐料往面里蘸,它是我老板把我管;
钱钱钱,钱钱钱,咱俩爱的天也昏啊地也暗;
我做牛马驱驰前,累了割肉任你涮,你坐我头上挥着鞭,我们合作好耕田;
我的天,方孔兄,你和我呀面贴面,脸贴脸,以后就埋在一座山;
让咱生生世世永相伴,天涯海角也隔不断,地动山摇也拆不散,宇宙爆炸也炸不烂;
比翼双飞好喜欢,幸福日子还漫漫,咱俩佳话永相传,岂止因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