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4

自从狗云KC机房被轮段被迫搬家到美国后,博客的收录量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果然频繁的搬家是大忌——罢了,建站之初就曾表示不考虑收录,几年过去了反而胃口越来越大,竟然操心这些有的没的起来了。
说起来,上一次写日常已经是两年多前,这两年间多多少少发生过让我记忆犹新的事情,不过在此就略去了。
今天,时隔两年,我又来水一篇日常。

这篇日常主要写了些:
①搬家
②散步
③返校
④网课

题外话

我是一个奥迷,个人很喜欢奈克斯特(Next)奥特曼这首主题曲。这首曲子的摇滚之风实在是奥特曼系列中罕见的,奈克斯特这部作品亦是奥特曼系列中的“封神”之作。无论从剧情、场景、特效、音乐来说,都是奥特曼系列中上乘的。当然,其后续作品——因破产而被迫搁浅的“N计划”中的被腰斩的奈克瑟斯奥特曼,也是我很中意的。它的配乐由我很欣赏的川井宪次大师负责,亦是一如既往的惊艳。
除去多余的因素,这首曲子的刺激和激烈也在主旋律中反映出来,其副旋律暗含着对第一位奥特曼的致敬。这首曲子由初期的起势低沉,到中期主旋律扬起时的奋进拼搏,到后期主旋律变调后的大气坚定、意味深长,如同在蓝天中翱翔的飞机一样,完美符合了在剧中的需要,着实钩住了我的心。“松本的电吉他乱舞与德永晓人的贝斯低音时髦值爆炸,激情澎湃的重金属摇滚使人能从中汲取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力量与勇气”——这句评论正概括了我所想要说的。

搬家

疫情后,宅家许久,倒是剁手不少。剁手来去,搬家一而再再而三,先从挖站否搬到了微基主机,后搬到HostMem,开始折腾VPS,进入了万恶的MJJ论坛,再而搬到狗云香港被打得半死,后来又搬到了不知名网友的小鸡上——总而言之,博客的搬家在宅家期间实在是家常便饭了。胃口也越来越大,然而冷静下来一想又大多没有必要,一个小博客而已,应该注重个人感受和内容质量,管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实在违背了几年前的初心了。另一个证据是,前几周请迷糊帮我提交一份有关我博客的安全认证,上周通过了,但原本申请的性质是“生活类博客”,被改成了“技术类博客”,让我高兴不起来。
两年来,越来越懒,日记也不写了,博客也长草了——虽然说以前就长草,不过最近已然绿油油的一片,成了大草原了。疫情后几个月,倒是难得地有空来折腾博客,当然也是折腾居多,更文聊以点缀。当然更文也是水文居多,用心者聊以点缀。不过就算是用心者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据说我的水文写的更好,更有人来看,但有无人这也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毕竟我也喜欢看水文,市场迎合消费者,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总之,这几个月多多少少在搬家途中写了些东西充实了下博客,还算可以吧。
这段时间除了搬家,还在风栖中大活跃。虽然我是早早地就被拉入了寒泉南行和风栖,不过前者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我已经退出了,疫情后在风栖活跃不少——甚至活跃过甚,最近审视了下自己,学术不精,一事无成,天天在群里水群,到底也不能为风栖做些什么,也难怪叉鸡指出“你一个学这个专业的这个专业的不会”,确实要好好反思。出去这个问题,我因为太会水文了,被擢升到外委会主任,负责天天水文。当然,说到实际上的贡献,我也是有的,不过都不值一提罢了。既然看好风栖,我觉得应该以实干为重,至少也不能拖后腿。说到编程,我也不会,火山能干多了;说到艺术,我也不会,帝天和慕容能干多了;说到赚钱,我也不会,白熊能干多了;说到组织,我也不会,叉鸡能干多了——因而一直以来始终觉得自己所学不精,也就水水文来自娱自乐,交交朋友来陶冶情操。所幸是知道了染念原来是我眼瞎所以一直叫柒念,所幸是认识了风栖各位,以及悠然群里各位,以及回归的David和Neko,以及其他的好朋友和大佬们。
扯远了。搬家前后,在博客这方面确实有了一定进展。两年多来,很高兴看到屌丝论坛一步步发展起来,狗云一点点壮大起来,以及我的友链们一天天地增多起来,作为“见证者”,莫名地感到满足。

散步

宅家后,由于在上网课,省去了每天步行的麻烦,在上课途中我也多有注水,因而体重是与日俱增。为了能保持人样,家里人安排我每天要抽时间去散步。作为一个不推不动的人,我当然无所谓了。好在每次散步时经过澧水大桥,可以看到比较好看的景色,也就每次散步时拍了下来留作纪念。
昨天的景色更美,或许能给我一点灵感。夕阳在水中荡漾,我过往的日常在日记中维系,期间有过许多不曾记下的,如天上的云般或依存,或飘散,期间也有着许多人,如天上的月亮一般,在梦中仍然赐予我以光明,虽然已经很难于此刻及今后的路上遇到了。
澧水景色
去年高考前,我收到了星星诗刊寄来的样书。投稿的一篇现代短诗被采纳了,我当然很高兴。那首诗是描写花的,至于灵感嘛,当然是我值得回忆的高中岁月,在樱花树下观花之时所产生的。但一事归一事,对于样书中其它被选的诗,我个人认为大多数是比较糟糕的,因而比较怀疑主编的眼光,这些因素加起来后我的喜悦感也被冲淡了不少。曾也试着写过英文诗,无奈学得不好,实在难以拿出来。Strawberry虽然很酸甜,很可爱,只今也仅是种Memory;因而这些诗歌也就有头无尾了。
就诗情来说,上大学后是渐渐消退的。虽然在去年年底因为一个人有过一段时间的诗情澎湃,现在也尽皆浮云了。整理了下几年以来积累下来的各种诗歌文章,不由地感慨道高一时那种自信、猖狂的诗歌,如今我已再也写不出来,何等地伤感!现在写诗,只是自娱自乐罢了,说到底就连曾经经常宣泄的负面情绪,我也懒得将其发愤于诗歌中了,因而诗歌只剩下了闲、懒以及偶然地眷念。

返校

听说有些学校疫情之初,就已经把教材寄了回来;亦有闻一些学校已经声明非毕业年级本学期无需返校。我所在的大学就比较模棱两可了,且不说最近发出的返校通知,文案上直接照搬照抄隔壁川大,具体也什么都没有交代出来,两年前的日常我曾设想过许多大学生活的可能,现在的状况确实未曾设想——以至于转眼间就要大二了,等大一新生入校问及我时,我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回应:“不要紧张,我也是新生。”
教材
直到昨天,我的大学才将教材寄回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它又发布了返校通知。这种迷惑行为也不是一天的事情了。——值得吐槽的是,它的某年在b站上的宣传片,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就是“借鉴”了美国某所名校的宣传片,还在评论区被指出了,有点丢脸啊。我寻思着我校也不缺人才,何必要实行“拿来主义”,真是不自信的表现。且不说创意上的借鉴,但是被人直接指出了,就说明内容、台词、方式甚至分镜上的借鉴都太过明显了。

网课

网课上了半个学期,多多少少有点适应。有些老师讲得好,但不可避免地有些老师讲的就比较糟糕了。当然,他们都是好老师,只要勤学好问,都能学到所学。但我并不属于勤学好问的类型——或者说,至少现在不属于了,于是在b站上学习成了一个不错的选项。
共享课程
在b站上学电基时,偶然发现了一个共享课程项目。现在还没有看,拿出小本本记录一下:Github
慕课上的课程,就我本校的来说,也乏善可陈,因而抛弃慕课了。
这个学期除了必修课,我还选修了外国文学、电影鉴赏和C++。外国文学这门课实在是让我大失所望,对于文学创作、文学评论没说什么,反而两节课讨论政治去了,另外,授课方式太过于让学生来讲了,我比较不满意。因为他们的观点,我大多也不认可,总是觉得学生这个阶段——特别是网课阶段对于选修课的热情能有多少?因而即将结课了我也没有什么收获和心得。电影鉴赏这门课老师人很好,课也讲的比较充实,是我上的比较舒服的一门(各方面来说),上篇文章也说了点关于我看了某部电影后的一点感想,至少让我有所感想,想写点什么,已经胜过了外国文学了。果然是科技大学,除了专业领域外简直是——JUST SO SO。至于C++,是我上学期C没有学好的锅,导致经常听得一知半解,还要多实践才行。
说了那么多,也不过是日常的一部分而已。再多的话,也都是废话,没有必要在大方之家面前见笑了。日常有两年没写了,几乎荒废。然而两年来,我的家已经不是那时候所写的“砖瓦小屋”了,我的学校也不是那时所写的“红红的楼房”了,我的生活也大不一样了。其实吧,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偶尔上头写写日常,内容就算是一塌糊涂亦有何不可?

仅有一条评论
标签:

  1. 敢不敢写樊云的小鸡上,打个广告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