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

江泽民
寒江雪柳日新晴,玉树琼花满目春。
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


【释义】
这是江泽民来吉林视察时为吉林雾淞所题的一首诗,它主要体现了新事物的发展是曲折性与前进性统一的观点。诗中以雾淞喻新事物,后两句诗则重点体现了事物发展的前进性与曲折性。“人间万事出艰辛”更是说明了一切事物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付出艰辛的努力。

参考:凤凰网

通过子域名查询得到某鸽子大佬的某网站:

咕咕咕

发现这是个鸽子网站,专门来咕咕咕的:

咕咕咕

我也想咕咕咕:

咕咕咕

等待:

咕咕咕

5分钟过后,有点问题,try again:

咕咕咕

等待:

咕咕咕

感觉事情不对,我被鸽了:

咕咕咕

果然这就是大佬啊。
由此推断:

鸽子

To be continued:

To be continued

我也有在好好上网课!

参考文献:
[1]动物百科,这一段鸽了。下次一定补上。
[2]大佬的一篇文章以及另一篇文章


后续(?)

2020年2月29日更新: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点我进入现场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黑夜的城市从无安静之说,在看似降临的夜的幕布之下,城市中的人依旧过着白天的日子,到处的灯光未曾停息,到处的喧嚣也未曾安静。即使是少有人去的地方,也一定会被远处的灯光笼罩,也一定会有附近的闹声回荡。无数的陌生人互相与彼此擦过,漫漫的道路上是拥挤熙攘的人群。人群与人群是从不互看一眼的,这实在无何意义。无数的夜晚流水般逝去,即使有着璀璨与华丽,也没能让人留有它哪怕一刻的辉煌灿烂于心中。穿梭过夜色下的林立的高楼,终于呈现一方无光的公园,树木在城市中被拥挤于至此,狭小的地方却仍要被拥挤。有着几个石凳的地方,早就被他人承包,且还留有不亚于“到此一游”的垃圾,以及捎来的一份浮躁。
       在城市的黑夜,无论何时何地,也无法寻到一份安静,月亮天上挂,无人去赏它。清冷的月光不在,只有火红的舞台灯光。甚至是人的居住地,也没有真正的安静,窗外时不时传来阵阵喧嚣声。而放眼俯看整个城市,却比白天更加耀眼。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好不令人注目的尘粒,在一阵风的吹刮下消失在远方。一切的一切不倦地在城市夜晚重塑。车来车往,人来人往,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依旧同样的动作,依旧同样的重复。
       在公园的一角,是被空留出的无人愿意立足的一块光与暗的分界地,西面是灯光,东面是仅存的黑夜。今天的这里摆上了一把椅子,孤坐了一个老媪。老媪的头发花白而又杂乱,手掌干燥而又粗糙。老媪就这么独坐在那把烂椅子上,身前摆着一个破烂纸盒,似乎是以卖艺为生的。她弹起了我不知名的乐器,乐器所发出的乐声即沧桑又彷徨,既急促又悲怆。沙哑的乐声在我的心中到处冲撞,令我无法平静。有人从老媪身前走过,穿梭光与暗,却根本没人注意老媪,或也根本没听到乐声。老媪将头埋在破旧不堪且布满污秽的大衣中,眼神无法看到。身前无数人走过,乐声无数次重响,然而却出奇的安静,老媪的纸盒里依然空无一物。在拥挤的街道,在老媪这被忽略的一角,光与暗的分界地,人与人的漠然出……老媪的帽子越来越低,突然从远处跑来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在嘈杂声中的安静之地向老媪的纸盒里丢了一块钱,又像做了错事般的飞速跑走了。老媪像是觉察到了什么,缓缓地抬起了头,对着空空的前方茫然了一会儿,眼神又空洞了起来,想要说些什么似的动了动嘴唇,忽然看到了纸盒里被揉成团的一块钱,顿时释然,向着周围黑暗里仅有的一处发光的地方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在这安静之地,老媪的乐声又响起来了……老媪的头又埋了下去,周围的人不断在光与暗之间掠过,老媪的手又开始颤抖……
       我始终无法挪动我的脚步,仅能在黑暗的一角偷偷的看着她,静静聆听。然而喧嚣城市的风光啊,它即将吞没这一点安静,化为光,化为暗,城市的夜晚,人来人往,无有一份安静之地,没有一份宁静心灵的避难所。在微弱月光的庇护下,树林在沉默,凳子在沉默,世人在沉默,老媪也在沉默。唯有乐声分外刺耳,在暗黑的沉默中哭泣。


后记:和归·程的《听雨》一样,是几年前的文章,旧文新发。
2020年3月25日更新:感谢@mengkl的细心及友善,更改了一些错字。

钉钉官方在哔哩哔哩上发布的求饶鬼畜视频

钉钉官方在哔哩哔哩上发布的求饶鬼畜视频

       钉钉虽然是一款以上班族为主要面向人群的办公软件,但在疫情发生后由于其稳定靠谱的性质成为了多个教育机构进行网络教学的平台。由此被迫收纳了一大堆学生而不得不增加云服务器数量的同时也收获了在各大应用市场的“五星分期好评”。从而产生了在App Store榜上排行上升飞速而评分急剧下跌的怪象。
       大致地浏览一下低星评论,绝大部分都是近期被迫上网课的学生的幽幽怨言。虽然软件本身的质量过硬,但这种好质量反而成了部分学生不情愿地稳定补课的宣泄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钉钉作为一个优秀的办公软件却被以“上网课”的理由受到网络暴力,面临着下架危险。为了挽救这种情况,钉钉官方借鉴了之前各种人士机构处理相关事件的手段,在bilibili上发布了“官方鬼畜”来求“少侠们手下留情”。该视频的播放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截止至本文发表之前,已经跃居音乐综合榜热度第一的位置。正如评论所说“一个直播平台在另一个直播平台上跪地求饶”获得音乐区第一的热度,个中滋味实在是一言难尽。当然,另一方面,凭借该视频的洗脑旋律,热度的上升确实为钉钉“名声大扬”,并且在该视频发布后,各大应用市场中钉钉的评分也有了初步的回升迹象。不过,面对着诸如这次“神兽出征,寸草不生”的网络暴力,受害者的“合理”处理方式只有“跪地求饶”或者“自嘲”吗?
“鸡你太美”和“大碗宽面”的截然不同的结果

“鸡你太美”和“大碗宽面”的截然不同的结果

       去年由于遭受网络暴力而爆红的两位明星,CXK一封律师函寄出了“鸡你太美”的长久不衰,而吴亦凡自嘲的“大碗宽面”成为其音乐作品的一个高峰。这种现象,给予了之后遭遇网络暴力者的“前车之鉴”。从而使得多数受害者要么默许其发生,要么也跟着推出“大碗宽面”。当然,不可否定的是,这确实是一种能够赢得名誉和热度的两全办法,然而这种做法对于“网络暴力”却是助其愈发猖狂的一个来源之一。远的来说,十多年前就教人闻之色变的“人肉搜索”令网络中的隐私泄露问题愈发严重;近的来说,自湖北疫情以后,就有了多位知名人士因“未捐款”而遭“键盘侠”的讨伐。网络暴力历经十几年的发展后,依然衍生出“键盘侠”这种教人欲哭无泪的“中间人士”,即所谓“生活中我唯唯诺诺,网络上我重拳出击”的愉悦人士。同样地,其中有着受蒙蔽而无意作出的暴力迫害;但其能延续至今,必然是有着以此为业甚至以此为乐的“主战派”的暗中煽动。网络暴力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如何阻止其继续发展下去已是一个刻不容缓的问题。
       若迎着这种“大势所趋”,那么假使个人面临着网络暴力,该如何以体面的方式解决呢?是顺从之,自嘲而起;或是抵制之,自卫而落?依我所见,钉钉求饶,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网络暴力的胜利,正确地处理它已然需要多方携手且有力的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