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国家号召,本站将于2020年4月3日起,全站灰色调默哀至4月4日23:59:59。
2020/02/21 - - 5 条评论

       黑夜的城市从无安静之说,在看似降临的夜的幕布之下,城市中的人依旧过着白天的日子,到处的灯光未曾停息,到处的喧嚣也未曾安静。即使是少有人去的地方,也一定会被远处的灯光笼罩,也一定会有附近的闹声回荡。无数的陌生人互相与彼此擦过,漫漫的道路上是拥挤熙攘的人群。人群与人群是从不互看一眼的,这实在无何意义。无数的夜晚流水般逝去,即使有着璀璨与华丽,也没能让人留有它哪怕一刻的辉煌灿烂于心中。穿梭过夜色下的林立的高楼,终于呈现一方无光的公园,树木在城市中被拥挤于至此,狭小的地方却仍要被拥挤。有着几个石凳的地方,早就被他人承包,且还留有不亚于“到此一游”的垃圾,以及捎来的一份浮躁。
       在城市的黑夜,无论何时何地,也无法寻到一份安静,月亮天上挂,无人去赏它。清冷的月光不在,只有火红的舞台灯光。甚至是人的居住地,也没有真正的安静,窗外时不时传来阵阵喧嚣声。而放眼俯看整个城市,却比白天更加耀眼。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好不令人注目的尘粒,在一阵风的吹刮下消失在远方。一切的一切不倦地在城市夜晚重塑。车来车往,人来人往,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依旧同样的动作,依旧同样的重复。
       在公园的一角,是被空留出的无人愿意立足的一块光与暗的分界地,西面是灯光,东面是仅存的黑夜。今天的这里摆上了一把椅子,孤坐了一个老媪。老媪的头发花白而又杂乱,手掌干燥而又粗糙。老媪就这么独坐在那把烂椅子上,身前摆着一个破烂纸盒,似乎是以卖艺为生的。她弹起了我不知名的乐器,乐器所发出的乐声即沧桑又彷徨,既急促又悲怆。沙哑的乐声在我的心中到处冲撞,令我无法平静。有人从老媪身前走过,穿梭光与暗,却根本没人注意老媪,或也根本没听到乐声。老媪将头埋在破旧不堪且布满污秽的大衣中,眼神无法看到。身前无数人走过,乐声无数次重响,然而却出奇的安静,老媪的纸盒里依然空无一物。在拥挤的街道,在老媪这被忽略的一角,光与暗的分界地,人与人的漠然出……老媪的帽子越来越低,突然从远处跑来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在嘈杂声中的安静之地向老媪的纸盒里丢了一块钱,又像做了错事般的飞速跑走了。老媪像是觉察到了什么,缓缓地抬起了头,对着空空的前方茫然了一会儿,眼神又空洞了起来,想要说些什么似的动了动嘴唇,忽然看到了纸盒里被揉成团的一块钱,顿时释然,向着周围黑暗里仅有的一处发光的地方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在这安静之地,老媪的乐声又响起来了……老媪的头又埋了下去,周围的人不断在光与暗之间掠过,老媪的手又开始颤抖……
       我始终无法挪动我的脚步,仅能在黑暗的一角偷偷的看着她,静静聆听。然而喧嚣城市的风光啊,它即将吞没这一点安静,化为光,化为暗,城市的夜晚,人来人往,无有一份安静之地,没有一份宁静心灵的避难所。在微弱月光的庇护下,树林在沉默,凳子在沉默,世人在沉默,老媪也在沉默。唯有乐声分外刺耳,在暗黑的沉默中哭泣。


后记:和归·程的《听雨》一样,是几年前的文章,旧文新发。
2020年3月25日更新:感谢@mengkl的细心及友善,更改了一些错字。

    1. 幻焕大佬的文笔太强啦! (´゚Д゚`)

      1. xj大佬过誉了 (|||゚д゚)

    2. 反映的社会现象非常真实。幻焕老哥的文笔是冷静的、明了的。没有如繁花开遍般的华丽词藻,却随处可见能够触动人的细节。

    3. 来看看…

    4. 这就是大佬的文笔吗,tqltq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