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求饶——网络暴力的大胜利

钉钉官方在哔哩哔哩上发布的求饶鬼畜视频

钉钉官方在哔哩哔哩上发布的求饶鬼畜视频

       钉钉虽然是一款以上班族为主要面向人群的办公软件,但在疫情发生后由于其稳定靠谱的性质成为了多个教育机构进行网络教学的平台。由此被迫收纳了一大堆学生而不得不增加云服务器数量的同时也收获了在各大应用市场的“五星分期好评”。从而产生了在App Store榜上排行上升飞速而评分急剧下跌的怪象。
       大致地浏览一下低星评论,绝大部分都是近期被迫上网课的学生的幽幽怨言。虽然软件本身的质量过硬,但这种好质量反而成了部分学生不情愿地稳定补课的宣泄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钉钉作为一个优秀的办公软件却被以“上网课”的理由受到网络暴力,面临着下架危险。为了挽救这种情况,钉钉官方借鉴了之前各种人士机构处理相关事件的手段,在bilibili上发布了“官方鬼畜”来求“少侠们手下留情”。该视频的播放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截止至本文发表之前,已经跃居音乐综合榜热度第一的位置。正如评论所说“一个直播平台在另一个直播平台上跪地求饶”获得音乐区第一的热度,个中滋味实在是一言难尽。当然,另一方面,凭借该视频的洗脑旋律,热度的上升确实为钉钉“名声大扬”,并且在该视频发布后,各大应用市场中钉钉的评分也有了初步的回升迹象。不过,面对着诸如这次“神兽出征,寸草不生”的网络暴力,受害者的“合理”处理方式只有“跪地求饶”或者“自嘲”吗?
“鸡你太美”和“大碗宽面”的截然不同的结果

“鸡你太美”和“大碗宽面”的截然不同的结果

       去年由于遭受网络暴力而爆红的两位明星,CXK一封律师函寄出了“鸡你太美”的长久不衰,而吴亦凡自嘲的“大碗宽面”成为其音乐作品的一个高峰。这种现象,给予了之后遭遇网络暴力者的“前车之鉴”。从而使得多数受害者要么默许其发生,要么也跟着推出“大碗宽面”。当然,不可否定的是,这确实是一种能够赢得名誉和热度的两全办法,然而这种做法对于“网络暴力”却是助其愈发猖狂的一个来源之一。远的来说,十多年前就教人闻之色变的“人肉搜索”令网络中的隐私泄露问题愈发严重;近的来说,自湖北疫情以后,就有了多位知名人士因“未捐款”而遭“键盘侠”的讨伐。网络暴力历经十几年的发展后,依然衍生出“键盘侠”这种教人欲哭无泪的“中间人士”,即所谓“生活中我唯唯诺诺,网络上我重拳出击”的愉悦人士。同样地,其中有着受蒙蔽而无意作出的暴力迫害;但其能延续至今,必然是有着以此为业甚至以此为乐的“主战派”的暗中煽动。网络暴力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如何阻止其继续发展下去已是一个刻不容缓的问题。
       若迎着这种“大势所趋”,那么假使个人面临着网络暴力,该如何以体面的方式解决呢?是顺从之,自嘲而起;或是抵制之,自卫而落?依我所见,钉钉求饶,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网络暴力的胜利,正确地处理它已然需要多方携手且有力的管制。

已有 3 条评论
标签:

  1. 个人看法,网络暴力的对象应该是活人,而且是在未经证实的前提下对其人格进行侮辱和攻击。有些例如明星吸毒,证据确凿被骂,不算网络暴力。钉钉这个感觉谈不上网暴,它是一个企业,而且因为一些原因给部分学生党造成困扰的情况也切实存在,侧面反映了部分用户群体对其的不满。其自身责任当然是有的,作为一个面向企业的办公平台,教育机构拿去给学生布置作业算是一种滥用,他们官方既然允许这种行为,那就要承担遭到差评的风险。

      1. 同感,描述的太过准确了!我也原以为是学生二一一差评的缘故。学生这么做其实也体现了他们思想和行为上的幼稚。

      2. 本来只是觉得是学生恶意差评的问题,看了您的评论受益颇多,受教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