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文章 下的文章

《大可怜时代》是着重记录风栖第四任社长可怜在位时身先士卒的真实史书(认真脸)。其中作者引经据典、多有考据,工作量巨大,时常废寝忘食、乐不思蜀。终于从6月17日正式开坑,直至7月29日风栖七周年庆典前夕得以勉强敷衍成型。

关于本作的创作初衷(正经向),在作者之前的文章曾有透露:


……
正如上段所述。可怜社长任职以来,一直在谨慎而又周全地处理着有为与无为的问题。就目前看来,可怜社长任职不过一个多月,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首先,在上任之初,可怜社长便让圆桌议会将民主制度写入《风栖条例》,解决了前几任社长遗留下来的历史性难题;之后,可怜社长一直保持着不露山水的姿态,走入基层,为人民服务,树立了社长亲民之风的典范;同时在社长的统筹下,风栖社区与各个合作方的联系与合作进一步开展,各项项目均取得了飞速的进展;接着可怜社长以无为的方式促使了社员的自发性宣传,有效地扩张了社区及社区的研究范围,吸引了一些各领域的青年精英,为联合社区注入了新活力;并且在火山的倒退潮流下立场分明地支持外委会工作,对思想的偏颇及时地采取了整风;更难得的是,面临着前任社长的夺权,可怜社长坚持捍卫社区民主,迫使前任社长承认错误,保证不再干涉联合社区内政。在可怜社长的掌舵下,风栖社区扬帆起航,在2020年创造了一个好的开始,也为雾幻公司的各项事务展开注入了定心丸,这份功绩确实无比瞩目。
……


正是因为可怜社长的卓越领导,风栖在第四任社长在位期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画下不少新饼的同时也偶尔完成了积攒多久的部分填坑工作,例如红叶谷丽莎、雾幻公司等等。因为可怜社长的业绩斐然,其本人也深受风栖众人的爱戴。也正因为如此,在2016年的《存在》划上尾声后,2020年新时代作品《大可怜时代》充当了继往开来的先锋。

在本书结尾,作者向出演本作的众人表达崇高的敬意,同时也向风栖已经离去但曾经发光发热的前辈表达衷心的祝愿。我谨在博采风栖文献之同时,适当做些补充,同时与多方进行了单方面的“梦幻联动”,糊成了此部贻笑大方的史书。在本书完结后,还有《风栖之旅》这部大作继续谱写着新时代的乐章,敬请期待。

另外,由于作者水平有限,再加上时间仓促,难免会出现BUG,遇到这种情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罢。在最后,我想为本书的一些部分再打一点补丁,以期望本书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畸形生命。

一、取材问题

本书绝大部分情节设定都尊重历史,从真实事件改编,参考了包括“轻栖游文馆”在内的众多历史文献,具有一般意义上的史料参考价值。

二、角色定位

本书历经提纲、修改提纲、初稿、修改初稿等多次重复造轮子的无用功,以至于角色的定位在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程度的更改。

尤其是叉鸡的角色,一开始是想塑造成英明的正面角色形象,后来觉得叉鸡和修行者不是一个人,于是参考了历代最终反派,致力于将叉鸡塑造成最屑的最终反派。

再者是军临含糊不清的叛变,我在二版后否决了一版提纲中关于公平对决的理由,原因是与军临二百五的人物形象不符,故为了增加人物的生草程度,采取了最愚蠢的做法。当然,为了突出主角,对他人的适当削弱是情有可原的,同时,考虑到这并不是发刀向作品,尽量避免伤亡的同时对伤亡采取了淡化处理。

三、风格借鉴

本书创作中,大量借鉴了《存在》的篇章安排。例如保留了序章、前言、后记、诞生等充满风格的部分,但因为是七周年的庆典之鉴作,故本书的重心不再是解迷、黑深残,而主打生草和屑的风格,故本书的风格如果让诸君心生不快、似被喂屎,那正是作者不忘初心的体现,敬请谅解。

为了缓解主线剧情的尴尬,以及营造风栖和谐、有爱的氛围,在本篇结束后,我特意加入了番外部分,同时也拉入了一大批龙套,使得这部具有纪念意义的鉴作更加鉴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另外,新增的幕间物语不纳入番外内容,因为幕间物语和主线剧情的关联更加密切,同时也是填坑和凑字数的一个重要手段。

四、几点想法

Q:二点五次元世界的设定?

A:二点五次元是独立于三次元的另一个二百五世界。当然,它也拥有着平行空间。在主世界中拥有的逸事传闻会在二代五次元通过技能、经历来体现。就目前设计来说,并没有将二点五次元范围拓宽的表现,仅仅只是将其冰山一角的风栖部分展现开来。为了找个替罪羊,暂且将二点五次元世界的管理交给了拉文德世界调查局来操办。

Q:最终决战时叉鸡绿色的血液?

A:叉鸡绿色的血液表示其是泥巴人。这点在完全剧透的演员表已经有所暗示,并且在最终决战时也有对复制可怜的暗示。同时,叉鸡对Kira的话,表现出了一种弗兰肯斯坦的剧情。就目前想法而言,倾向于修行者是拥有叉鸡和修行者两种人格的杰基尔博士,在洞察了世界本质后试图以捏造泥巴的方式分离出自己的叉鸡人格,却由于不熟练而产生了一系列失败品,在最终分离成功后却惨遭叉鸡反杀,进而进入了《大可怜时代》的世界线。而在平行世界中,修行者在制造了一系列失败品后,选择先复制可怜,从而进入了另外一条世界线。总之,这种设定,其实是在挖坑,为了之后能够不用费心再构想世界观提供了一个便捷的接口,真是鉴作啊。

Q:那个人是谁?

A:在本篇中被反复提及的那个人可以通过《存在》来解读,当然由于作者的变化,人物形象OOC严重。出于实际考量,对于已经离任的风栖元老,采取了一种较为隐秘的致敬方法。

Q:为什么人物描写很少?

A:因为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只能通过主观臆想来自行解决。而外貌描写并非本作重点,因此也就从简了。

Q:难忘的部分?

A:个人感觉在写番外的时候最畅快,简直要飞起来了一样。另外,由于心境变化,对感情戏情有独钟,但真正下笔后又鸽了许久,导致最后几章很不连贯。虽然尽量严谨,在前期设置了一大笔伏笔,但在后期忘得差不多了,真的是多此一举的屑。

Q:第二十章视角转变问题?

A:用叉鸡视角来吐出可怜的无敌,同时也感到叉鸡更屑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Q:一些头痛的地方?

比如说后遗症,一看到“说”“道”就觉得头痛,这种强烈的违和感使得写作时对对话部分感到极为苦手,帝天的建议也曾考虑,但最终碍于凑字数还是没有采纳。

由于角色太多,而篇幅有限,所以很多角色打酱油是必须的。

小说的表现力,尤其在战斗方面,实在是很难有动画一般的感觉,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头绪来解决。尤其在多人运动中,更是写成了过家家。

大纲没用。借用经常在本作引用的故弄玄虚的网抑云名言:“我大纲就是个摆设,上一个小时写的大纲,这个小时写正文,马上就脱纲。”每次都要在床上和洗澡时找到灵感,之后鸽掉。

由于并没有海上乘船的经历,并且引经据典之时也懒得查了,所以本篇严重失真,真是屑作!同时因为鸽太久了,前后文发生冲突就是常事!以至于第十二篇后就向叉鸡抱怨道自己又脱纲了,后来越来越严重,本来想写死迷糊的都没办成!可恶!

Q:冷落枭是谁?为什么“我”形象被毁?

A:因为我打错字了,并且看起来这个名字更中二,并且唯本人也认可了,所以就不改了。这样也好,出事了后就说“我写‘冷落枭’和‘唯’有什么关系”,甩锅那是妥妥的。至于诸君觉得本作中出现的形象不符合自己,那谁叫你不早点给我提建议,活该!

五、提纲摘录

如无特殊情况,涉及到合作方的具体名称均在番外篇展示。部分本篇中未涉及的人物或要点,因避免多次修改,移到番外补充。

本篇中非常重要但没啥卵用的写作特点:迷糊出场被爆破,Kafe退场被枪毙。

拟写提纲时,至少要把人事公开栏的人写到。

前半段叉鸡只能在对话中出现。别人打外敌(Kira、爬爬勇士),我们窝里斗(冷落枭、Kira、叉鸡)。前半篇围绕Kira、冷落枭展开,而后半篇开始进入真正的主线!

六、再次鸣谢

本书的成书过程很大部分上参考了风栖文献,之前也提到过了,这里再次鸣谢文献作者。同时,为了深入了解史实,尽量避免偏差,在写作过程种还不同程度地参考了叉鸡、可怜、帝天、唯等人的建议,在此表示感谢。

本作作为风栖七周年庆典的实力鉴作,能被如此青睐,真是叉鸡瞎了眼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再次感谢!

最后,再次鸣谢风栖大家庭,感谢各位的出演、斧正、嘲讽和建议,还好我都没听!

感谢您的阅读!

6.13 咕咕
6.14 还没想好
6.15 头晕 鸽了
6.16 准备阶段考试以及阅读校对《存在》
6.17 如上
6.18 略
6.19 下次一定
6.21 昨天忘了说前天忘了更了
6.24 鸽了

火种是什么?火种是传递者,亦是被寄予希望者;相较于前者,后者是大前提。无人寄予希望的火种无法实现价值,只能于荒野中孤独地燃烧殆尽;被寄予希望的火种才有方向和目标,才会具备传递燎原之火的实力。

当火种被寄予希望时,如何教它能传递下去?清明节时,我去给先人烧纸,当明亮的红焰被淹没于层层纸钱之下,当烟雾已然断绝多时,火种似乎决然归寂了。这时猛地翻开上层的纸,隐藏于其下的那蓝色焰心,忽然窜出新的红色火焰,继续燃烧。我们常注视着火焰最广大的红焰,却经常忽略着内部极端的芯;红色的火焰在燎原时最是平凡,蓝色的火焰则显得极端格格不入;红色的火焰甚是能煽动人心,而极端的焰心总是冰冷无情。

可是火种之传递,需要极端的芯。极端的芯是火焰延续的根本。外焰张扬,焰心内敛;外焰昌盛,焰心委琐;外焰圆滑易散,焰心偏僻难消。当草原被燎原的火烧彻,若不开辟新的战场,如何教燎原大火延续?是需要上面的风来吹唤吗?但零星的外焰一碰就死,如何是好?是不指望火种,只期望大火尽兴扩散?然则若周遭尽是些湿泥,如何使得大火跨过此坎?大火将火种包裹为极端的芯,使之在风的鼓舞下激流勇进,来栽植于新的天地,将火焰延续。

除此之外,极端的芯还是推动火焰与空气中庸的动力。大火之烧彻,确实需要外焰的奋力,而绝不可少焰心的扎根。你可随时扑灭外焰,而极端的焰心却随时准备复燃。可焰心毕竟是极端,它无需也无法与大众的空气亲密接触,便借着极端的言语,掺和空气中的氧,中庸出新的外焰,使之圆滑而满意,得以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没有焰心的火焰是死的,因之缺少极端的激情,终将被一阵凌烈的寒雨浇灭;只有那一小撮极端的芯,始终如一地辅佐着外焰,才教得火种成为曙光。

但也绝非任何极端的芯都是必需品。作为极端的芯,它必须极端、精简、稳固且被寄予希望,即极端的芯需要纯正的资格。所谓极端,就是要异议,当软弱的外焰成为墙头草,极端的芯要将之中庸式地扶正;所谓精简,则表明极端的芯仅仅需要却也只可需要一小部分,多则为空气不容,少则令火焰无力;所谓稳固,要求极端的芯需要保持自己的极端性,虽然会遭到很多的诽谤非议,却必须要发出声音;所谓被寄予希望,证明极端的芯需要属于被寄予希望的火种,它源于天下的大火,了解自己的方向和角色,不会越界破格,亦不会嘈杂脏污。只有保持纯正的资格的火种,拥有纯正的不多不少的焰心,才能促使光明的火焰产生及壮大。

极端不是错误的代名词,相反,火种所以为希望的延续,正是因为极端的芯的特性。无论在何处,我们都希望火种能载着希望延续,无论在何处;无论在何处,极端的芯都将艰难刻苦地做着本分工作,却清醒地认识自己的工作并非无意义。燎原的火种,要承载着希望,朝着明确的方向,将风化为推力,将湿泥无视,执着地飞进新天地,去开辟新的曙光,去燃烧新的热情,绝离不开遭人轻视的极端的芯。社会宛如草原,制度好似大火,人类便是空气,火种正是延续的光芒,极端正是火种的本源。

当时过境迁,原来的燎原大火逐渐黯淡,甚至被杂质污染,我们需要被寄予希望的火焰,亦呼唤被寄予希望的极端的芯。它,他们,可能在这段时间四散,可能极端到空气不容,但若他们真的是纯净的,他们将作为恶者推动正义的曙光绽放,我相信这便是更加美好的制度诞生的过程。

在众人随着流量摆动之时,当歧视仍然隐藏于草丛中之时,当血染的馒头被资产伪装之时,当社会的大火展开黑色的獠牙扑面而来时,我渴求具有极端的芯的火种能够出现。那些具有极端的芯的激情的火种们,请坚持下去,并为吾等带来澄澈的烈焰罢!


灵感源于叉鸡

何先生从事通信工作已二十余年,头上深深的地中海便是其积累的经验的化身。

何先生在某大学工作,教授通信原理,教出不少高材生。某日,何先生在上课时,突然说道:“其实爱情这东西也就是一种信号,最后我们还是能给他模拟出来的。”有些学生觉得不妥,何先生便继续说道,“比方说我个人就喜欢单纯的,脸过得去就行,这就可以成为一种信号。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是这个道理。”

那次课后,一些女生叽叽喳喳地走了出去。何先生整理着资料,一个人在夜色中返回了家。

陈先生平时喜欢搜集写真图,平时和何先生要好。想到何先生如今还是孑然一人,陈先生便总是做媒给何先生。何先生每每试过,都不甚满意。有一次,陈先生实在生气,就丢给何先生一堆写真图,道:“老何,你自己看你想要那种类型?”

何先生对着写真图一张一张看,越看眉毛皱得越厉害。最后何先生干脆把写真图全甩在地上。

陈先生不由地调侃道:“老何,你说你到底求个啥感情?有才有钱,为啥还是一个人呢?”

何先生摇摇头道:“老陈,这些图,我看都是修过了的。你找的那些女的,我也看都是修过了的。我想要单纯点的,为什么都总是要修呢?”

陈先生不以为意,收拾着他散落一地的写真图,对何先生说:“你既然说感情这东西能模拟,你就自己模拟到底谁才适合做你对象呗。”

何先生从前便有这个想法,不过如今有了陈先生的话,他也觉得应该要行动起来了。

何先生不久以后就做出了成品。他问着机器:“谁是我的另一半呢?”

随着几秒钟的搜索,机器最终还是给出了答案。何先生十分惊喜又感到期待地取出机器所打印出的文件。

何先生说:“老陈都找不到的事情,机器还是给出了答案。果然爱情能够模拟出来信号的。”

等到何先生正眼相看这份文件后,他傻眼了。虽然觉得有些不靠谱,但他还是拜托陈先生去给他带来一些花。

陈先生次日到了何先生家,觉得很疑惑。何先生解释说:“机器说我的另一半在这些花里。”陈先生笑着说:“老何,你咋也浪漫起来了?”

何先生将花取走后,一言不发地走进实验室里。陈先生在一旁无聊地等候着。反正也是闲着,陈先生干脆打了个瞌睡。

那天以后,陈先生再也没听过何先生提起另一半的事情,就连以前总是被拿来开玩笑的爱情信号论,何先生也是无精打采地不再反驳。

陈先生实在好奇,终于问何先生:“你怎么回事?”

何先生愁眉苦脸地说:“我觉得我的方法错了。爱情就算能模拟成信号,可能在现阶段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陈先生连忙安慰道:“老何,你是学术界公认的专家,至少有了头绪,也做出了成品,没必要这样吧。”

何先生惨淡地笑笑,不再说话。陈先生觉得,何先生一定是因为模拟不出爱情的信号而颓废的。

陈先生也一直觉得另一半在花里这个答案实在太浪漫太不靠谱了,他有天找了借口来到何先生的实验室。

那个机器被放在角落里。陈先生文了几个关于自己理想型另一半的问题,机器对答如流,给出的答案陈先生都很满意。

于是,陈先生对机器问道:“老何的另一半在哪里?”

随着几秒钟的搜索,机器打印出了一份文件。

陈先生取出文件,认真看了看。

文件给出了各种花的色素分离办法。

何先生在之后的有一天,突然向陈先生询问:“老陈,你老家养了那么多花,是怎么养活的?”

陈先生很奇怪何先生的话,回答道:“养花又不是什么难事,你一个大科学家还养不好花吗?”

何先生愣了几秒,腼腆地说道:“我的另一半好像是救不回来了。你知道怎么修吗?”

我在许多地方,都见过这雨。它从天上洋洋洒洒地泻下来,然后畅快淋漓地粉碎在地上。窗户被雨留下一条条痕迹,六月的躁动也被雨稍微冲淡。

网课已接近尾声。一月时的分手,四月时的期待,六月时的平淡。17岁这两年来,雨季不少,印象不多。倒是留住我的,是校园的路上,一排排黄色的银杏;是流丹的楼下,天桥拐角处的徐徐微风。

人别后,几度能再逢?去年六月的雨,今年六月的雨,似是而非。不同的人,不同的我们,不同的感受,在相似的雨天中浮现。

去年此时,天尚晴朗。窗外密密麻麻,可见对面的楼上,高二生自发贴上的加油图案。许多被风吹着,从几楼飞到了地上。最后一次的放学铃声,终于将全校腾给了我们。埋头复习一整天,相约几个好友,趁着最后日子第一次试着溜出校门,尝到了并没想象中好吃的摊子上的小吃。或者吃过晚饭,稍微散步,从立人楼下,经过人去楼空的几座楼,看过寂静自怜的一些草。操场上空空如也,半山上的小亭一动不动。笑声渐渐稀疏。最后的体验渐渐圆满。天色渐渐暗下。高考一瞬而过。面孔无论新旧,就此分散四方。六月末,迎来阵阵小雨,曾经所常道半边橘之事,已许久未再开口。几次匆匆到校,难说一言一语,又匆匆出校。

去年11月的雨,伴随着白色的单车中飞速而过。相隔虽然不远,遇见却是难得。有人抱怨着,天气之糟,太坏心情。我则不然。11月的雨,在半夜时,无声地下;起床后,不免狼藉一片,但亦自觉浑然其中。鸟儿在清新的空气中来回飞翔,日光在迷蒙的云层中模模糊糊,风不时将教学楼边的竹林吹得细细簌簌,水滴在此时悄悄混进风中,扑在往来的人身上。随性栖息,便万事无违我心;偶然相逢,即一杯暖心热饮。我们漫步在我还不太熟悉的路上,数落着银杏果奇臭无比。桂树、荷花、画船、游鸭,仔细考察,充分准备,就是没能道出,干锅一顿,尴尬相别。即便如此,一想着便如同捧着当时的芬芳,虽然总是随着冬天的到来而散去了。

今年1月的雨,它在下午。我们考完试,相约在龙湖天街吃餐花雕醉鸡。当时,路软绵绵的,走着走着似乎要陷下去般。经历几月的雨,而今暂且要分离,走过湖上的石桥,穿过依旧的绿林,走出白色的大楼,迈向密集的天街。然后我们迷路了。之后借着地图,在围着目的地转了一个圈后,才算是到达了门口。寝室长在店里,见我们许久不来,做起了数学。这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灯光下,小屋中,二楼的淡淡嘈杂声里,烟升起,筷子开动,爽口无比。畅饮一杯茶,整理焉了的衣服后,起身离开。天街内,半小时里,抓娃娃机边,几个人像傻子一样,不厌其烦地投入硬币,始终如一地抓不出娃娃。临了,意犹未尽,又点杯这学期最贵的奶茶,“满载而归”。

今年4月的雨,没有勾起我的诗兴。整个月,在反复的日常中度过。当时,自然由于多种因素,期待着并相信着开学日的逼近。于是对于屋外的雨,印象甚少。后头山上,爷爷忙着趁着雨季,种瓜点豆;奶奶在家里,因为雨天而腿疼,无聊地打起瞌睡;三幺在外面干功夫,之后也会留在外面打牌。窗外日复一日地,青黄相间的山,黑白相间的砖瓦,只是随着雨水浸润,颜色愈发鲜艳些了。从早到晚,早自习、午睡、晚自习,早餐、中餐、晚餐,早上起不来、中午躺不了、晚上睡不着。因为不见了去年四月的人物,便了无去年四月的惬意。但我们很久未得到的四月家居生活,却也是记忆中的珍贵一环。

六月二号,雨。从早到晚,不曾停歇。不知今日的雨,又教多少叶子摇下,亦不知今日的雨,又教几个天涯翘盼。

由于本文太烂,博主决定雪藏!没想到吧?


舔 狗 最 终 一 无 所 有
2020年4月8日

作者:叉鸡

       已是阳历三,窗外的风景也变得绚丽了起来。河流逐渐变,雁鸟逐渐飞回,枯枝出了新叶,泥土蹦出了鲜花,一副小学生们见就要立即写进日记里的面。

       但她不这么认为。友人将在天离开了,即使她挽留了友人许久,但公司老的乖张,项目规划的胡,早已让友人生厌。于是当新公司对友人抛出榄枝时,他毅然决然递交了辞呈。

       他们身为同事的最后餐在江水上的渔船里度过。想当初,他们最初相遇,也是在这片江畔不过是岸上的草坪旁。“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快啊”她看向了窗外,后的阳光照进了小船,她低头斟了斟酒杯,“们在这船上颇有东坡当的感觉呢”。友人夹了一筷子菜,“那你是想我是‘重利轻别离’咯”两人又笑了起来。

       谈了许久,直落日也渐渐远去,像是熔断了友人西行的路。这要是能够让友人留下倒不是一件坏事吧。夕阳从跨江大桥上照射下,小渔船熠熠生辉,也亮了友人,让她觉得这一切更加虚幻。

       他终究还是走了。她回到了狭窄的出租屋,落的衣物与书籍堆在地。想起了这屋子只有在他来做客前整理过一次她无奈地笑了笑,把包到一旁,踢开衣服,躺在床上,看起了手机。他并没有再联系她,大是开始忙于加入新公司了吧。放下手机,她扭看向了窗外。

       窗台上积了厚厚的一灰,她捂着鼻子,推了窗子,但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最终她双手力,窗户“哐”的一声推开了,但厚重的灰尘也被扬了起来。在咳嗽中,她看见了一抹绿色窗外的常春藤在抖动着,像是怕极了开窗的她

       她碰了碰常春藤,又想起了《囚绿》,认为这么做还是有不妥。她关上了窗户,却感觉少了点什么。她次打开了窗户,看向了处的荒山。山间偶有半星灯火,给这片郊区多了几分诗意,若是能够着酒劲,做首新词该多好呢?可他不在,又能给谁听呢?

       走出了出租屋,天上并有繁星,只有一个昏暗月亮。她再次回到了江水旁,坐在栏杆前,这他们初遇的地方。看着水裹挟着垃圾冲打着江岸,让不远处的几艘渔晃晃悠悠。是他们饭后生的垃圾吗?她靠着栏杆,思索着。黑暗里江的声音也被减弱,而虫似乎已被黑暗吞没。江风拂过,地上的青草也得寒冷了许多。

       最终她踱回出租屋落在床上的手机上闪了他发来的信息。她关上了窗户,手夹杂着的那根杂草,飘落到窗台,窗外的常春藤作起了伴。

转载自

[1]萌比日记-第三话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乌鸦,它渴了,想要喝水。于是,它飞呀飞呀,终于在一片荒地之中找到了个被人丢下的水瓶。有一只乌鸦前辈曾告诉它,假如想要喝到水瓶里的水,就要去找石子填充瓶底,直到水升高到可以喝到。于是这只乌鸦又飞呀飞呀,飞到了一片大海前,衔了几颗石子,又飞呀飞呀,飞了回去,填在水瓶里。如此几次往复后,乌鸦终于喝到了瓶子里的水。
       不过,乌鸦发现这水有毒,重金属含量超标。不久它就毒发了。这时它想起来:为什么不去海边喝水解毒呢?于是乌鸦费尽力气地飞呀飞呀,飞到了海边。这回它长长看了一下大海。
       它喝足了海水,稍稍休息了一下。这时一个大浪袭来,淹没了它。它费尽全力死里逃生后,突然被这次大浪激活了前世的记忆:自己其实是精卫的转世啊!于是乌鸦又飞呀飞呀,日复一日地掀着石子填海。不论是天晴还是下雨,一日没有停歇。
       果然有志者事竟成。乌鸦一直填海,导致了全球海平面上升。马尔代夫的岛礁被大海吞噬,沿海人民的生命受到威胁,无数人流离失所,背井离乡。这时一个勇敢的青年挺身而出。有一天,它把它砍树的铁斧头扔进了河里,河神果然现身,询问他掉的是金斧头还是银斧头。
       这个勇敢的青年说:“我并不是想要斧头,我只是想要解决人民的困难,找到使全球海平面上升的真凶,并想办法阻止。”河神听后,大感惭愧,长叹“吾常见笑于大方之家矣”,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磨磨唧唧了半天后,河神请来了巡游的夸父,托他给年青人搭个顺风车。
       却说夸父渴得厉害,想喝掉河里的水。河神对他说,太阳的那边有一片无垠之海——俄刻阿诺斯,你送这个年青人到海边去,正好自己也可以一饱口福。夸父便同意了。于是夸父便载着年青人一直追着太阳,以七十迈速度全力奔跑,跑到了海边。
       这时他看见了辽阔的大海,十分高兴,一口气就喝完了它。乌鸦正在填海,见到如此状况,既激动又疑惑。但是,正当年青人想要去问乌鸦为什么填海时,夸父给海水毒死了。
       年青人异常悲痛。乌鸦盘旋在他的头顶,久久不曾离开。半晌,它贴近了年青人,告诉了事情的真相:自己其实是上古太阳神的女儿精卫,因为被海水吞噬而死,想要复仇。年青人听后恍然大悟,告诉了精卫:真凶不是大海,是人类。人类无休止地破坏环境,导致了水源恶化,海神整日病恹恹的,心情十分糟糕,故而时常兴起狂浪,失手吞噬了精卫。
说罢,精卫也明白了。于是它对年青人说,只要一个吻,它就能变回原来的模样,和年青人一起去为环保事业奋斗终生。年轻人一听,心想:何乐而不为呢?果断地吻了乌鸦。乌鸦也没有说谎,果然变回了美丽的精卫。
       从此两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并一直为着环保事业而奋斗。
       这就是乌鸦喝水的故事。


       不过好景不长,原来小伙子是普罗米修斯,精卫生来热情美丽,被誉为“天上的火种”……
2020032104.png


原作于2017年7月1日。2020年3月21日修改。算是旧文新发吧。

以人为本,是为国家

————思政大课观后感
“一玉口中国,一瓦顶成家
都说国很大,其实一个家
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
在世界的国,在天地的家
有了强的国,才有富的家……”

       2009年,一首《国家》在中国唱出了无数爱国者的声音。11年后的3月,在这个本应鸟语花香、人群熙攘的时候,街道上空无一人,湖面上的游鸭悠然自得。新馆肺炎的大流行已经有两个月了,虽然形势仍然严峻,但已经有了根本好转。每天,都能在新闻上惊喜地发现,今天的确诊病例比昨天更少了,今天的治愈病例比昨天更多了,越来越多的省市已经暂时克服了困难,越来越多的方舱医院迎来了“关门大吉”。恍惚之间,我的耳旁不由得响起了这首《国家》的旋律……
       疫情尚未爆发之时,有李文亮医生奋力呐喊;疫情爆发之际,有钟南山院士千里驱驰;疫情严重之日,有习近平主席亲自调研。疫情爆发以来,有无数的医务人员奔赴前线,日夜辛劳;有无数的科研专家艰苦攻关,废寝忘食;有无数的爱心人士默默相助,深藏功名。疫情摧毁了我们美好的春节,却留给了我们一份不可磨灭的记忆。这份记忆既是苦痛的,它含着生死离别的泪水,含着难见亲友的无奈,含着失误过后的后悔;这份记忆又是甜蜜的,它含着有所挽回的欣慰,含着互帮互助的友爱,含着生在中华的自豪。这不平凡的两个月,我们经历了太多悲欢离合,但我们仍然站了起来,并昂首挺胸地继续前进,这就是中国,这就是中国人。
       3月9日,随着疫情一天天向好,街上也渐渐多了些往来。晴朗的天,嫩绿的叶,偶然有清风,徐徐拂面。春天不觉已然到来,万物复苏的日子不再遥远。这一天,我有幸观看了教育部组织的《疫情防控思政大课》。这场全国大学生的学习,如同人间三月的朗日,热火朝天地开展。三位教授,从我们面对疫情地手段,态度,以及疫情带给我们的启示三个不同的却紧密相关的角度,全面地剖析了这次疫情,为我们大学生带来了充足的精神食粮。落花无声,润泥有情;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尽管有着不合时宜的尘土在飞扬,但是历经这场动人的演讲后,都归于尘埃。
       正如同这次课所强调的,中国共产党是以人民为中心的政党,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由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中国,是以人为本的国家。正是因为这一性质,使得我们国家面临着这次巨大考验时能及时地采取正确的措施。当一些国家惊讶于中国已然取得巨大成效的治理时,中国已经开始派出专家帮助世界;当中国已经集中力量造福人民之时,一些国家却还在为了选举和经济而踌躇。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1位。这正是作为新一代领导班子的核心人物所做出的决定,这也是中国以人为本的表现;反观某些国家领导人,嘴上强调“人权”,实际冷眼旁观,甚至倒打一耙,实在可笑。
       今天的我,时常会想起十一年前的《国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诚然,家无国难立,但是,国无家不成。国家国家,注定国与家是密不可分的。假使一个国家,为了所谓国家利益,牺牲了无数小家的利益,那它便不算国家,只是资本流通的手段。
       当疫情席卷全球,有的国家在引导全民奋战,有的国家在封锁别国经济;有的国家虽贫却慷慨解囊,有的国家虽富却无动于衷。只为了自己的国民,而置世界人民不顾的国家,亦不能算是以人为本。我们生在地球村,所谓“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我们尽管肤色各异,文化不同,但这并不能隔绝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国家是一台大型的机器,可社会是有生命力的存在,我们无法也不能因为这次肺炎而自我孤立。远渡重洋,披荆斩棘;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既是对中国人无私高尚的民族精神的描述,也是中国作为大国对世界的担当的体现。中国以人为本,大气大为的形象,不是几句流言蜚语所能玷污的。
       以人为本,是为国家。今天,能够安然地听着讲座,不仅仅是全国人民上下一心,齐心协力的功劳,也是中国“以人为本”的新时代社会主义制度的功劳。我们既要向拼搏者致敬,也不能忘记中国对每一个中国人内心的慰藉。听:尘埃岂能掩芳华?炎黄浩瀚沐苍霞。道:上下五千岁月似流沙,不枉魂魄入华夏。
       风和日丽的一天,伴随着深入人心的讲解,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再一次绽放了它不朽的光辉。我倚靠着窗户,充实而惬意地远望着青山,那中国人璀璨精神的象征,那人民的国家历经风雨后呈现出的盎然生机的象征。


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