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国家号召,本站将于2020年4月3日起,全站灰色调默哀至4月4日23:59:59。
2020/03/24 - - 12 条评论
作者:叉鸡

       已是阳历三,窗外的风景也变得绚丽了起来。河流逐渐变,雁鸟逐渐飞回,枯枝出了新叶,泥土蹦出了鲜花,一副小学生们见就要立即写进日记里的面。

       但她不这么认为。友人将在天离开了,即使她挽留了友人许久,但公司老的乖张,项目规划的胡,早已让友人生厌。于是当新公司对友人抛出榄枝时,他毅然决然递交了辞呈。

       他们身为同事的最后餐在江水上的渔船里度过。想当初,他们最初相遇,也是在这片江畔不过是岸上的草坪旁。“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快啊”她看向了窗外,后的阳光照进了小船,她低头斟了斟酒杯,“们在这船上颇有东坡当的感觉呢”。友人夹了一筷子菜,“那你是想我是‘重利轻别离’咯”两人又笑了起来。

       谈了许久,直落日也渐渐远去,像是熔断了友人西行的路。这要是能够让友人留下倒不是一件坏事吧。夕阳从跨江大桥上照射下,小渔船熠熠生辉,也亮了友人,让她觉得这一切更加虚幻。

       他终究还是走了。她回到了狭窄的出租屋,落的衣物与书籍堆在地。想起了这屋子只有在他来做客前整理过一次她无奈地笑了笑,把包到一旁,踢开衣服,躺在床上,看起了手机。他并没有再联系她,大是开始忙于加入新公司了吧。放下手机,她扭看向了窗外。

       窗台上积了厚厚的一灰,她捂着鼻子,推了窗子,但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最终她双手力,窗户“哐”的一声推开了,但厚重的灰尘也被扬了起来。在咳嗽中,她看见了一抹绿色窗外的常春藤在抖动着,像是怕极了开窗的她

       她碰了碰常春藤,又想起了《囚绿》,认为这么做还是有不妥。她关上了窗户,却感觉少了点什么。她次打开了窗户,看向了处的荒山。山间偶有半星灯火,给这片郊区多了几分诗意,若是能够着酒劲,做首新词该多好呢?可他不在,又能给谁听呢?

       走出了出租屋,天上并有繁星,只有一个昏暗月亮。她再次回到了江水旁,坐在栏杆前,这他们初遇的地方。看着水裹挟着垃圾冲打着江岸,让不远处的几艘渔晃晃悠悠。是他们饭后生的垃圾吗?她靠着栏杆,思索着。黑暗里江的声音也被减弱,而虫似乎已被黑暗吞没。江风拂过,地上的青草也得寒冷了许多。

       最终她踱回出租屋落在床上的手机上闪了他发来的信息。她关上了窗户,手夹杂着的那根杂草,飘落到窗台,窗外的常春藤作起了伴。

转载自

[1]萌比日记-第三话

    1. 不知名丢字bug已经修复 (つд⊂)

    2. 由于XJ的奇葩粘贴,这篇文章变得更加独特;如需欣赏原文,还请移步至原地址,该BUG现已修复 (^o^)ノ

    3. 还真别说,读起来不是一般的有味道。
      “是他们饭后生的垃圾吗?”

    4. nb

    5. 有些地方感觉不太通顺啊。

      1. (´゚Д゚`) 唔姆!肯定不通顺,因为我说了这篇文章是XJ复制粘贴出了问题闹了笑话,我才故意转载过来的

      2. 要是这么多字丢了还通顺,那我还真是文学鬼才

        1. FVJ FVJ

          真的是文学鬼才啊 (。◕∀◕。)

        2. FVJ FVJ

          真的是文学鬼才啊 (。◕∀◕。)

    6. 不细看真看不出问题 (=゚ω゚)=

    7. Fvj Fvj

      还行,半文不白,冗余低 ( ̄皿 ̄) ( ̄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