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可怜时代》 跋

《大可怜时代》是着重记录风栖第四任社长可怜在位时身先士卒的真实史书(认真脸)。其中作者引经据典、多有考据,工作量巨大,时常废寝忘食、乐不思蜀。终于从6月17日正式开坑,直至7月29日风栖七周年庆典前夕得以勉强敷衍成型。

关于本作的创作初衷(正经向),在作者之前的文章曾有透露:


……
正如上段所述。可怜社长任职以来,一直在谨慎而又周全地处理着有为与无为的问题。就目前看来,可怜社长任职不过一个多月,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首先,在上任之初,可怜社长便让圆桌议会将民主制度写入《风栖条例》,解决了前几任社长遗留下来的历史性难题;之后,可怜社长一直保持着不露山水的姿态,走入基层,为人民服务,树立了社长亲民之风的典范;同时在社长的统筹下,风栖社区与各个合作方的联系与合作进一步开展,各项项目均取得了飞速的进展;接着可怜社长以无为的方式促使了社员的自发性宣传,有效地扩张了社区及社区的研究范围,吸引了一些各领域的青年精英,为联合社区注入了新活力;并且在火山的倒退潮流下立场分明地支持外委会工作,对思想的偏颇及时地采取了整风;更难得的是,面临着前任社长的夺权,可怜社长坚持捍卫社区民主,迫使前任社长承认错误,保证不再干涉联合社区内政。在可怜社长的掌舵下,风栖社区扬帆起航,在2020年创造了一个好的开始,也为雾幻公司的各项事务展开注入了定心丸,这份功绩确实无比瞩目。
……


正是因为可怜社长的卓越领导,风栖在第四任社长在位期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画下不少新饼的同时也偶尔完成了积攒多久的部分填坑工作,例如红叶谷丽莎、雾幻公司等等。因为可怜社长的业绩斐然,其本人也深受风栖众人的爱戴。也正因为如此,在2016年的《存在》划上尾声后,2020年新时代作品《大可怜时代》充当了继往开来的先锋。

在本书结尾,作者向出演本作的众人表达崇高的敬意,同时也向风栖已经离去但曾经发光发热的前辈表达衷心的祝愿。我谨在博采风栖文献之同时,适当做些补充,同时与多方进行了单方面的“梦幻联动”,糊成了此部贻笑大方的史书。在本书完结后,还有《风栖之旅》这部大作继续谱写着新时代的乐章,敬请期待。

另外,由于作者水平有限,再加上时间仓促,难免会出现BUG,遇到这种情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罢。在最后,我想为本书的一些部分再打一点补丁,以期望本书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畸形生命。

一、取材问题

本书绝大部分情节设定都尊重历史,从真实事件改编,参考了包括“轻栖游文馆”在内的众多历史文献,具有一般意义上的史料参考价值。

二、角色定位

本书历经提纲、修改提纲、初稿、修改初稿等多次重复造轮子的无用功,以至于角色的定位在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程度的更改。

尤其是叉鸡的角色,一开始是想塑造成英明的正面角色形象,后来觉得叉鸡和修行者不是一个人,于是参考了历代最终反派,致力于将叉鸡塑造成最屑的最终反派。

再者是军临含糊不清的叛变,我在二版后否决了一版提纲中关于公平对决的理由,原因是与军临二百五的人物形象不符,故为了增加人物的生草程度,采取了最愚蠢的做法。当然,为了突出主角,对他人的适当削弱是情有可原的,同时,考虑到这并不是发刀向作品,尽量避免伤亡的同时对伤亡采取了淡化处理。

三、风格借鉴

本书创作中,大量借鉴了《存在》的篇章安排。例如保留了序章、前言、后记、诞生等充满风格的部分,但因为是七周年的庆典之鉴作,故本书的重心不再是解迷、黑深残,而主打生草和屑的风格,故本书的风格如果让诸君心生不快、似被喂屎,那正是作者不忘初心的体现,敬请谅解。

为了缓解主线剧情的尴尬,以及营造风栖和谐、有爱的氛围,在本篇结束后,我特意加入了番外部分,同时也拉入了一大批龙套,使得这部具有纪念意义的鉴作更加鉴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另外,新增的幕间物语不纳入番外内容,因为幕间物语和主线剧情的关联更加密切,同时也是填坑和凑字数的一个重要手段。

四、几点想法

Q:二点五次元世界的设定?

A:二点五次元是独立于三次元的另一个二百五世界。当然,它也拥有着平行空间。在主世界中拥有的逸事传闻会在二代五次元通过技能、经历来体现。就目前设计来说,并没有将二点五次元范围拓宽的表现,仅仅只是将其冰山一角的风栖部分展现开来。为了找个替罪羊,暂且将二点五次元世界的管理交给了拉文德世界调查局来操办。

Q:最终决战时叉鸡绿色的血液?

A:叉鸡绿色的血液表示其是泥巴人。这点在完全剧透的演员表已经有所暗示,并且在最终决战时也有对复制可怜的暗示。同时,叉鸡对Kira的话,表现出了一种弗兰肯斯坦的剧情。就目前想法而言,倾向于修行者是拥有叉鸡和修行者两种人格的杰基尔博士,在洞察了世界本质后试图以捏造泥巴的方式分离出自己的叉鸡人格,却由于不熟练而产生了一系列失败品,在最终分离成功后却惨遭叉鸡反杀,进而进入了《大可怜时代》的世界线。而在平行世界中,修行者在制造了一系列失败品后,选择先复制可怜,从而进入了另外一条世界线。总之,这种设定,其实是在挖坑,为了之后能够不用费心再构想世界观提供了一个便捷的接口,真是鉴作啊。

Q:那个人是谁?

A:在本篇中被反复提及的那个人可以通过《存在》来解读,当然由于作者的变化,人物形象OOC严重。出于实际考量,对于已经离任的风栖元老,采取了一种较为隐秘的致敬方法。

Q:为什么人物描写很少?

A:因为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只能通过主观臆想来自行解决。而外貌描写并非本作重点,因此也就从简了。

Q:难忘的部分?

A:个人感觉在写番外的时候最畅快,简直要飞起来了一样。另外,由于心境变化,对感情戏情有独钟,但真正下笔后又鸽了许久,导致最后几章很不连贯。虽然尽量严谨,在前期设置了一大笔伏笔,但在后期忘得差不多了,真的是多此一举的屑。

Q:第二十章视角转变问题?

A:用叉鸡视角来吐出可怜的无敌,同时也感到叉鸡更屑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Q:一些头痛的地方?

比如说后遗症,一看到“说”“道”就觉得头痛,这种强烈的违和感使得写作时对对话部分感到极为苦手,帝天的建议也曾考虑,但最终碍于凑字数还是没有采纳。

由于角色太多,而篇幅有限,所以很多角色打酱油是必须的。

小说的表现力,尤其在战斗方面,实在是很难有动画一般的感觉,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头绪来解决。尤其在多人运动中,更是写成了过家家。

大纲没用。借用经常在本作引用的故弄玄虚的网抑云名言:“我大纲就是个摆设,上一个小时写的大纲,这个小时写正文,马上就脱纲。”每次都要在床上和洗澡时找到灵感,之后鸽掉。

由于并没有海上乘船的经历,并且引经据典之时也懒得查了,所以本篇严重失真,真是屑作!同时因为鸽太久了,前后文发生冲突就是常事!以至于第十二篇后就向叉鸡抱怨道自己又脱纲了,后来越来越严重,本来想写死迷糊的都没办成!可恶!

Q:冷落枭是谁?为什么“我”形象被毁?

A:因为我打错字了,并且看起来这个名字更中二,并且唯本人也认可了,所以就不改了。这样也好,出事了后就说“我写‘冷落枭’和‘唯’有什么关系”,甩锅那是妥妥的。至于诸君觉得本作中出现的形象不符合自己,那谁叫你不早点给我提建议,活该!

五、提纲摘录

如无特殊情况,涉及到合作方的具体名称均在番外篇展示。部分本篇中未涉及的人物或要点,因避免多次修改,移到番外补充。

本篇中非常重要但没啥卵用的写作特点:迷糊出场被爆破,Kafe退场被枪毙。

拟写提纲时,至少要把人事公开栏的人写到。

前半段叉鸡只能在对话中出现。别人打外敌(Kira、爬爬勇士),我们窝里斗(冷落枭、Kira、叉鸡)。前半篇围绕Kira、冷落枭展开,而后半篇开始进入真正的主线!

六、再次鸣谢

本书的成书过程很大部分上参考了风栖文献,之前也提到过了,这里再次鸣谢文献作者。同时,为了深入了解史实,尽量避免偏差,在写作过程种还不同程度地参考了叉鸡、可怜、帝天、唯等人的建议,在此表示感谢。

本作作为风栖七周年庆典的实力鉴作,能被如此青睐,真是叉鸡瞎了眼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再次感谢!

最后,再次鸣谢风栖大家庭,感谢各位的出演、斧正、嘲讽和建议,还好我都没听!

感谢您的阅读!

暂无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