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需要极端的芯

火种是什么?火种是传递者,亦是被寄予希望者;相较于前者,后者是大前提。无人寄予希望的火种无法实现价值,只能于荒野中孤独地燃烧殆尽;被寄予希望的火种才有方向和目标,才会具备传递燎原之火的实力。

当火种被寄予希望时,如何教它能传递下去?清明节时,我去给先人烧纸,当明亮的红焰被淹没于层层纸钱之下,当烟雾已然断绝多时,火种似乎决然归寂了。这时猛地翻开上层的纸,隐藏于其下的那蓝色焰心,忽然窜出新的红色火焰,继续燃烧。我们常注视着火焰最广大的红焰,却经常忽略着内部极端的芯;红色的火焰在燎原时最是平凡,蓝色的火焰则显得极端格格不入;红色的火焰甚是能煽动人心,而极端的焰心总是冰冷无情。

可是火种之传递,需要极端的芯。极端的芯是火焰延续的根本。外焰张扬,焰心内敛;外焰昌盛,焰心委琐;外焰圆滑易散,焰心偏僻难消。当草原被燎原的火烧彻,若不开辟新的战场,如何教燎原大火延续?是需要上面的风来吹唤吗?但零星的外焰一碰就死,如何是好?是不指望火种,只期望大火尽兴扩散?然则若周遭尽是些湿泥,如何使得大火跨过此坎?大火将火种包裹为极端的芯,使之在风的鼓舞下激流勇进,来栽植于新的天地,将火焰延续。

除此之外,极端的芯还是推动火焰与空气中庸的动力。大火之烧彻,确实需要外焰的奋力,而绝不可少焰心的扎根。你可随时扑灭外焰,而极端的焰心却随时准备复燃。可焰心毕竟是极端,它无需也无法与大众的空气亲密接触,便借着极端的言语,掺和空气中的氧,中庸出新的外焰,使之圆滑而满意,得以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没有焰心的火焰是死的,因之缺少极端的激情,终将被一阵凌烈的寒雨浇灭;只有那一小撮极端的芯,始终如一地辅佐着外焰,才教得火种成为曙光。

但也绝非任何极端的芯都是必需品。作为极端的芯,它必须极端、精简、稳固且被寄予希望,即极端的芯需要纯正的资格。所谓极端,就是要异议,当软弱的外焰成为墙头草,极端的芯要将之中庸式地扶正;所谓精简,则表明极端的芯仅仅需要却也只可需要一小部分,多则为空气不容,少则令火焰无力;所谓稳固,要求极端的芯需要保持自己的极端性,虽然会遭到很多的诽谤非议,却必须要发出声音;所谓被寄予希望,证明极端的芯需要属于被寄予希望的火种,它源于天下的大火,了解自己的方向和角色,不会越界破格,亦不会嘈杂脏污。只有保持纯正的资格的火种,拥有纯正的不多不少的焰心,才能促使光明的火焰产生及壮大。

极端不是错误的代名词,相反,火种所以为希望的延续,正是因为极端的芯的特性。无论在何处,我们都希望火种能载着希望延续,无论在何处;无论在何处,极端的芯都将艰难刻苦地做着本分工作,却清醒地认识自己的工作并非无意义。燎原的火种,要承载着希望,朝着明确的方向,将风化为推力,将湿泥无视,执着地飞进新天地,去开辟新的曙光,去燃烧新的热情,绝离不开遭人轻视的极端的芯。社会宛如草原,制度好似大火,人类便是空气,火种正是延续的光芒,极端正是火种的本源。

当时过境迁,原来的燎原大火逐渐黯淡,甚至被杂质污染,我们需要被寄予希望的火焰,亦呼唤被寄予希望的极端的芯。它,他们,可能在这段时间四散,可能极端到空气不容,但若他们真的是纯净的,他们将作为恶者推动正义的曙光绽放,我相信这便是更加美好的制度诞生的过程。

在众人随着流量摆动之时,当歧视仍然隐藏于草丛中之时,当血染的馒头被资产伪装之时,当社会的大火展开黑色的獠牙扑面而来时,我渴求具有极端的芯的火种能够出现。那些具有极端的芯的激情的火种们,请坚持下去,并为吾等带来澄澈的烈焰罢!


灵感源于叉鸡

仅有一条评论
标签:

  1. bfdn 2020-08-11 10:35

    快递代发,礼品代发,单号网站www.5adanha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