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先生的花

何先生从事通信工作已二十余年,头上深深的地中海便是其积累的经验的化身。

何先生在某大学工作,教授通信原理,教出不少高材生。某日,何先生在上课时,突然说道:“其实爱情这东西也就是一种信号,最后我们还是能给他模拟出来的。”有些学生觉得不妥,何先生便继续说道,“比方说我个人就喜欢单纯的,脸过得去就行,这就可以成为一种信号。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是这个道理。”

那次课后,一些女生叽叽喳喳地走了出去。何先生整理着资料,一个人在夜色中返回了家。

陈先生平时喜欢搜集写真图,平时和何先生要好。想到何先生如今还是孑然一人,陈先生便总是做媒给何先生。何先生每每试过,都不甚满意。有一次,陈先生实在生气,就丢给何先生一堆写真图,道:“老何,你自己看你想要那种类型?”

何先生对着写真图一张一张看,越看眉毛皱得越厉害。最后何先生干脆把写真图全甩在地上。

陈先生不由地调侃道:“老何,你说你到底求个啥感情?有才有钱,为啥还是一个人呢?”

何先生摇摇头道:“老陈,这些图,我看都是修过了的。你找的那些女的,我也看都是修过了的。我想要单纯点的,为什么都总是要修呢?”

陈先生不以为意,收拾着他散落一地的写真图,对何先生说:“你既然说感情这东西能模拟,你就自己模拟到底谁才适合做你对象呗。”

何先生从前便有这个想法,不过如今有了陈先生的话,他也觉得应该要行动起来了。

何先生不久以后就做出了成品。他问着机器:“谁是我的另一半呢?”

随着几秒钟的搜索,机器最终还是给出了答案。何先生十分惊喜又感到期待地取出机器所打印出的文件。

何先生说:“老陈都找不到的事情,机器还是给出了答案。果然爱情能够模拟出来信号的。”

等到何先生正眼相看这份文件后,他傻眼了。虽然觉得有些不靠谱,但他还是拜托陈先生去给他带来一些花。

陈先生次日到了何先生家,觉得很疑惑。何先生解释说:“机器说我的另一半在这些花里。”陈先生笑着说:“老何,你咋也浪漫起来了?”

何先生将花取走后,一言不发地走进实验室里。陈先生在一旁无聊地等候着。反正也是闲着,陈先生干脆打了个瞌睡。

那天以后,陈先生再也没听过何先生提起另一半的事情,就连以前总是被拿来开玩笑的爱情信号论,何先生也是无精打采地不再反驳。

陈先生实在好奇,终于问何先生:“你怎么回事?”

何先生愁眉苦脸地说:“我觉得我的方法错了。爱情就算能模拟成信号,可能在现阶段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陈先生连忙安慰道:“老何,你是学术界公认的专家,至少有了头绪,也做出了成品,没必要这样吧。”

何先生惨淡地笑笑,不再说话。陈先生觉得,何先生一定是因为模拟不出爱情的信号而颓废的。

陈先生也一直觉得另一半在花里这个答案实在太浪漫太不靠谱了,他有天找了借口来到何先生的实验室。

那个机器被放在角落里。陈先生文了几个关于自己理想型另一半的问题,机器对答如流,给出的答案陈先生都很满意。

于是,陈先生对机器问道:“老何的另一半在哪里?”

随着几秒钟的搜索,机器打印出了一份文件。

陈先生取出文件,认真看了看。

文件给出了各种花的色素分离办法。

何先生在之后的有一天,突然向陈先生询问:“老陈,你老家养了那么多花,是怎么养活的?”

陈先生很奇怪何先生的话,回答道:“养花又不是什么难事,你一个大科学家还养不好花吗?”

何先生愣了几秒,腼腆地说道:“我的另一半好像是救不回来了。你知道怎么修吗?”

仅有一条评论
标签:

  1. 把“花”当作另一半,是有什么隐喻还是简单的恋物癖?

    不过我开始还以为另一半是陈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