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

2
1
3
这就是新时代的掩耳盗铃吗?这就是面对强奸案件少年化的PTSD吗?初中生应该不分男女,高中生不能单独接触,大学生抓紧谈个对象,毕业生必须马上结婚?你避讳什么?既想二胎多生点,又要别人不懂爱,干脆研发无性生殖,直接一个人就能传宗接代!
和谐掉是为了适宜全年龄向吗?这种一刀切还要干多久?小学生有兴趣看这种吗?青春期就不能有情愫吗?着实的1984,反倒是那些整日乱七八糟、有伤风化的狗血神剧、爱恨情仇天天轮播,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时代在进步,思想在倒流,越往前走路,越是想低头。你不抬头看看,只晓得找回头路来溜溜,终始在圈子里绕来绕去,与闭关何异!性教育始终缺失,不管;营销号造谣惹事,不管;上级发号施令,下级扭曲执行,怪罪底层人民,不管;索性凡事一刀切,凡事都管管,封建家长制,换了个皮更畅销?更还有上世纪封建的大人们神助攻,一个劲拍马屁吹嘘着粉饰太平,还要自己插手美其名曰“关爱下一代”,然后作文只能正能量,没有正能量跳楼去;然后爱情只能虚无化,血肉感情全都抹杀掉;然后反手律师函、抬头就告状、私下买舆论、明面装正气,教得大腹便便者纵横四海,满面油光?举报、封杀;封杀、举报——然后就是谁的故事又耗资千万,用“心”出发?
得了,我啊,可真是满怀心意地谢谢你啊!


那些口口声声,说一代更比一代强的人,应该看着你们;像我一样,我看着你们,满怀羡慕。
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你所热爱的就只是你的生活。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是时代不得不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我看着你们,满怀敬意。向你们的专业态度致敬。
你们正在把传统的包装成现代的,把糟粕的变成流行的;把吹胡的变成学术的;把民族的变成厕所的。你们把一个和成千上万的人分享快乐的事业,变成了自己的热爱。向你们的自信致敬。
弱小的人,才习惯嘲讽与否定;强权的人,从来贪图鼓励与赞美。向你们的大气致敬。同而不和小人,美美与共君子,自不平等。
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不只是我们在启发你们如何生活,你们也在管我们,怎样去更生的活着。
那些憧憬一代更比一代强的人,应该看看你们,就像我一样,我看着你们,满怀感激。
因为你们,这个世界会更喜欢中国。因为一个国家最好看的风景,就是这个国家的你们。因为你们,这世上的小说、音乐、电影所表现的青春就不能是忧伤迷茫,而是善良、勇敢、无私、无所畏惧,是心里有火,眼里有光。不应活成我们想象中的样子,我们这一代人的想象力不足以想象你们的未来。
如果你们依然需要我们的祝福,那么,奔涌吧,前浪。我们在同一条奔涌的河流。

6.13 咕咕
6.14 还没想好
6.15 头晕 鸽了
6.16 准备阶段考试以及阅读校对《存在》
6.17 如上
6.18 略
6.19 下次一定
6.21 昨天忘了说前天忘了更了
6.24 鸽了

火种是什么?火种是传递者,亦是被寄予希望者;相较于前者,后者是大前提。无人寄予希望的火种无法实现价值,只能于荒野中孤独地燃烧殆尽;被寄予希望的火种才有方向和目标,才会具备传递燎原之火的实力。

当火种被寄予希望时,如何教它能传递下去?清明节时,我去给先人烧纸,当明亮的红焰被淹没于层层纸钱之下,当烟雾已然断绝多时,火种似乎决然归寂了。这时猛地翻开上层的纸,隐藏于其下的那蓝色焰心,忽然窜出新的红色火焰,继续燃烧。我们常注视着火焰最广大的红焰,却经常忽略着内部极端的芯;红色的火焰在燎原时最是平凡,蓝色的火焰则显得极端格格不入;红色的火焰甚是能煽动人心,而极端的焰心总是冰冷无情。

可是火种之传递,需要极端的芯。极端的芯是火焰延续的根本。外焰张扬,焰心内敛;外焰昌盛,焰心委琐;外焰圆滑易散,焰心偏僻难消。当草原被燎原的火烧彻,若不开辟新的战场,如何教燎原大火延续?是需要上面的风来吹唤吗?但零星的外焰一碰就死,如何是好?是不指望火种,只期望大火尽兴扩散?然则若周遭尽是些湿泥,如何使得大火跨过此坎?大火将火种包裹为极端的芯,使之在风的鼓舞下激流勇进,来栽植于新的天地,将火焰延续。

除此之外,极端的芯还是推动火焰与空气中庸的动力。大火之烧彻,确实需要外焰的奋力,而绝不可少焰心的扎根。你可随时扑灭外焰,而极端的焰心却随时准备复燃。可焰心毕竟是极端,它无需也无法与大众的空气亲密接触,便借着极端的言语,掺和空气中的氧,中庸出新的外焰,使之圆滑而满意,得以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没有焰心的火焰是死的,因之缺少极端的激情,终将被一阵凌烈的寒雨浇灭;只有那一小撮极端的芯,始终如一地辅佐着外焰,才教得火种成为曙光。

但也绝非任何极端的芯都是必需品。作为极端的芯,它必须极端、精简、稳固且被寄予希望,即极端的芯需要纯正的资格。所谓极端,就是要异议,当软弱的外焰成为墙头草,极端的芯要将之中庸式地扶正;所谓精简,则表明极端的芯仅仅需要却也只可需要一小部分,多则为空气不容,少则令火焰无力;所谓稳固,要求极端的芯需要保持自己的极端性,虽然会遭到很多的诽谤非议,却必须要发出声音;所谓被寄予希望,证明极端的芯需要属于被寄予希望的火种,它源于天下的大火,了解自己的方向和角色,不会越界破格,亦不会嘈杂脏污。只有保持纯正的资格的火种,拥有纯正的不多不少的焰心,才能促使光明的火焰产生及壮大。

极端不是错误的代名词,相反,火种所以为希望的延续,正是因为极端的芯的特性。无论在何处,我们都希望火种能载着希望延续,无论在何处;无论在何处,极端的芯都将艰难刻苦地做着本分工作,却清醒地认识自己的工作并非无意义。燎原的火种,要承载着希望,朝着明确的方向,将风化为推力,将湿泥无视,执着地飞进新天地,去开辟新的曙光,去燃烧新的热情,绝离不开遭人轻视的极端的芯。社会宛如草原,制度好似大火,人类便是空气,火种正是延续的光芒,极端正是火种的本源。

当时过境迁,原来的燎原大火逐渐黯淡,甚至被杂质污染,我们需要被寄予希望的火焰,亦呼唤被寄予希望的极端的芯。它,他们,可能在这段时间四散,可能极端到空气不容,但若他们真的是纯净的,他们将作为恶者推动正义的曙光绽放,我相信这便是更加美好的制度诞生的过程。

在众人随着流量摆动之时,当歧视仍然隐藏于草丛中之时,当血染的馒头被资产伪装之时,当社会的大火展开黑色的獠牙扑面而来时,我渴求具有极端的芯的火种能够出现。那些具有极端的芯的激情的火种们,请坚持下去,并为吾等带来澄澈的烈焰罢!


灵感源于叉鸡

搜索页显示文章数量

说明:显示当前分类下或者搜索结果的文章数量。getTotal()方法在Typecho的/var/Widget/Archive.php

<?php echo '共'.$this->getTotal().'篇';?>

搜索结果页搜索框显示关键字

说明:判断搜索框所在页面是否是搜索页,是则输出搜索的关键字。<?php $this->archiveTitle(' » ', '', ''); ?>处理当前页标题。

<input type="text" id="s" name="s" class="text" <?php if($this->is('search')): ?> value="<?php $this->archiveTitle(' &raquo; ', '', ''); ?>"<?php endif; ?> />

参考资料

[1]主机迷
[2]一极乐

何先生从事通信工作已二十余年,头上深深的地中海便是其积累的经验的化身。

何先生在某大学工作,教授通信原理,教出不少高材生。某日,何先生在上课时,突然说道:“其实爱情这东西也就是一种信号,最后我们还是能给他模拟出来的。”有些学生觉得不妥,何先生便继续说道,“比方说我个人就喜欢单纯的,脸过得去就行,这就可以成为一种信号。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是这个道理。”

那次课后,一些女生叽叽喳喳地走了出去。何先生整理着资料,一个人在夜色中返回了家。

陈先生平时喜欢搜集写真图,平时和何先生要好。想到何先生如今还是孑然一人,陈先生便总是做媒给何先生。何先生每每试过,都不甚满意。有一次,陈先生实在生气,就丢给何先生一堆写真图,道:“老何,你自己看你想要那种类型?”

何先生对着写真图一张一张看,越看眉毛皱得越厉害。最后何先生干脆把写真图全甩在地上。

陈先生不由地调侃道:“老何,你说你到底求个啥感情?有才有钱,为啥还是一个人呢?”

何先生摇摇头道:“老陈,这些图,我看都是修过了的。你找的那些女的,我也看都是修过了的。我想要单纯点的,为什么都总是要修呢?”

陈先生不以为意,收拾着他散落一地的写真图,对何先生说:“你既然说感情这东西能模拟,你就自己模拟到底谁才适合做你对象呗。”

何先生从前便有这个想法,不过如今有了陈先生的话,他也觉得应该要行动起来了。

何先生不久以后就做出了成品。他问着机器:“谁是我的另一半呢?”

随着几秒钟的搜索,机器最终还是给出了答案。何先生十分惊喜又感到期待地取出机器所打印出的文件。

何先生说:“老陈都找不到的事情,机器还是给出了答案。果然爱情能够模拟出来信号的。”

等到何先生正眼相看这份文件后,他傻眼了。虽然觉得有些不靠谱,但他还是拜托陈先生去给他带来一些花。

陈先生次日到了何先生家,觉得很疑惑。何先生解释说:“机器说我的另一半在这些花里。”陈先生笑着说:“老何,你咋也浪漫起来了?”

何先生将花取走后,一言不发地走进实验室里。陈先生在一旁无聊地等候着。反正也是闲着,陈先生干脆打了个瞌睡。

那天以后,陈先生再也没听过何先生提起另一半的事情,就连以前总是被拿来开玩笑的爱情信号论,何先生也是无精打采地不再反驳。

陈先生实在好奇,终于问何先生:“你怎么回事?”

何先生愁眉苦脸地说:“我觉得我的方法错了。爱情就算能模拟成信号,可能在现阶段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陈先生连忙安慰道:“老何,你是学术界公认的专家,至少有了头绪,也做出了成品,没必要这样吧。”

何先生惨淡地笑笑,不再说话。陈先生觉得,何先生一定是因为模拟不出爱情的信号而颓废的。

陈先生也一直觉得另一半在花里这个答案实在太浪漫太不靠谱了,他有天找了借口来到何先生的实验室。

那个机器被放在角落里。陈先生文了几个关于自己理想型另一半的问题,机器对答如流,给出的答案陈先生都很满意。

于是,陈先生对机器问道:“老何的另一半在哪里?”

随着几秒钟的搜索,机器打印出了一份文件。

陈先生取出文件,认真看了看。

文件给出了各种花的色素分离办法。

何先生在之后的有一天,突然向陈先生询问:“老陈,你老家养了那么多花,是怎么养活的?”

陈先生很奇怪何先生的话,回答道:“养花又不是什么难事,你一个大科学家还养不好花吗?”

何先生愣了几秒,腼腆地说道:“我的另一半好像是救不回来了。你知道怎么修吗?”

这篇新闻,以几代人的对抗展开对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思考,聚人焦点,引人反思,我认为是很优秀的。此篇谨转以欲读新闻专业的张君。

非裔黑人弗洛伊德遭暴力执法致死而引发的全美抗议活动,正愈演愈烈。随着走上街头的人数激增,因为观点不同而发生的大大小小摩擦也在不断涌现。

当地时间5月31日,一则老中青三代黑人男子在抗议现场激烈争论的视频在网络上传开,引发网友深思。

视频中,面对种族歧视依然存在的现状以及近期发生的警察暴力执法事件,三人都很愤怒。而对于年纪较长的两位来说,他们长期为平等奋斗而“一无所获”的经历,更增添了一份无奈和无助。

年纪最大的人选择用暴力发泄自己的愤怒,中生代则一直在劝诫大家冷静下来不要冲动,和平抗议。但他们都知道,无论怎么做,都逃不过“于事无补的命运”。于是,中生代告诉孩子,要找到更好的办法,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该视频是一位脸书账号为@Christina Black 的网友发布的,具体地点未知,但通过对话能够推断出,有人在抗议中进行抢劫,而有人正出面阻拦。

视频一开始,年龄最大(45)的黑人男子情绪激动,一直抱怨着歧视黑人的社会现状,并表示已经受够了被欺骗,“他们一直这样(歧视黑人),连孩子也(不放过)……作为年纪较大的一辈,我们已经为此抗争了许久,受够了他们的花言巧语,根本没有人会来保护我们,我们必须开始自己的生活! ”

在他身边,另一位三十一岁的黑人男子一直在安抚,说着“我理解,我都理解,请冷静”。眼看没什么效果,该男子拉来边上仅16岁的黑人孩子说道,“他才16岁,他才16岁啊!这是抗议的正确方法吗?”

得知参与抗议的孩子才16岁,人群中出现了零星的惊叹声,31岁男子则继续表达着对同胞生命安全的担心,“美国总统说了,有人抢劫他就开枪!”

“我知道,但是时候站出来了,我已经准备好赴死了。但问题在于,这(有人为抗争而死)又能改变什么呢?”45岁的男子依然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愤怒,控诉着黑人的生命在美国得不到重视。

这时,31岁男子转向那个孩子,语重心长地说,“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可能在10年后,也就是你26岁的时候还会发生。我们都很愤怒,但我们现在做的(抗议、暴动),根本没有用。10年后,你也会处于我们这种境地,所以你现在的任务,是想到更好的办法!

孩子频频点头,目不转睛地听着前辈对他的忠告。

将自己置于险境的办法并不可取,你们和这个国家的其他同龄人有着同样的力量,”31岁男子逐渐哽咽,“你们要找到更好的方法!因为我们至今(在这条抗争路上)没有任何进展。4年前我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但什么也没能改变。你明白了吗?保证自己的安全。”
图自推特

图自推特

视频下,网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种族歧视问题一直在提,无声的、有声的抗议一直在进行,可努力背后的鲜有成效让许多网友不解。

一位网友表示,自己看到31岁男子说10年后孩子们仍然会处于这种境地是,感到非常愤怒,“这个世界,尤其是美国到底怎么了?黑人难道就不能被平等对待吗?”

而另一位网友则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观点,即从目前看来,持续的暴力是无法改变现状的。他回复道,“31岁男子的意思是,暴乱只会让这个男孩在10年后做同样的事情,它不会引领改变。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有更好的办法,来激活一些必要的改变。”

然而这也透露出一个黑人们无奈的境地,就是在暴力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同时,遵纪守法亦不能带去任何的变化。
推特

转载自

[1]观察者网

我在许多地方,都见过这雨。它从天上洋洋洒洒地泻下来,然后畅快淋漓地粉碎在地上。窗户被雨留下一条条痕迹,六月的躁动也被雨稍微冲淡。

网课已接近尾声。一月时的分手,四月时的期待,六月时的平淡。17岁这两年来,雨季不少,印象不多。倒是留住我的,是校园的路上,一排排黄色的银杏;是流丹的楼下,天桥拐角处的徐徐微风。

人别后,几度能再逢?去年六月的雨,今年六月的雨,似是而非。不同的人,不同的我们,不同的感受,在相似的雨天中浮现。

去年此时,天尚晴朗。窗外密密麻麻,可见对面的楼上,高二生自发贴上的加油图案。许多被风吹着,从几楼飞到了地上。最后一次的放学铃声,终于将全校腾给了我们。埋头复习一整天,相约几个好友,趁着最后日子第一次试着溜出校门,尝到了并没想象中好吃的摊子上的小吃。或者吃过晚饭,稍微散步,从立人楼下,经过人去楼空的几座楼,看过寂静自怜的一些草。操场上空空如也,半山上的小亭一动不动。笑声渐渐稀疏。最后的体验渐渐圆满。天色渐渐暗下。高考一瞬而过。面孔无论新旧,就此分散四方。六月末,迎来阵阵小雨,曾经所常道半边橘之事,已许久未再开口。几次匆匆到校,难说一言一语,又匆匆出校。

去年11月的雨,伴随着白色的单车中飞速而过。相隔虽然不远,遇见却是难得。有人抱怨着,天气之糟,太坏心情。我则不然。11月的雨,在半夜时,无声地下;起床后,不免狼藉一片,但亦自觉浑然其中。鸟儿在清新的空气中来回飞翔,日光在迷蒙的云层中模模糊糊,风不时将教学楼边的竹林吹得细细簌簌,水滴在此时悄悄混进风中,扑在往来的人身上。随性栖息,便万事无违我心;偶然相逢,即一杯暖心热饮。我们漫步在我还不太熟悉的路上,数落着银杏果奇臭无比。桂树、荷花、画船、游鸭,仔细考察,充分准备,就是没能道出,干锅一顿,尴尬相别。即便如此,一想着便如同捧着当时的芬芳,虽然总是随着冬天的到来而散去了。

今年1月的雨,它在下午。我们考完试,相约在龙湖天街吃餐花雕醉鸡。当时,路软绵绵的,走着走着似乎要陷下去般。经历几月的雨,而今暂且要分离,走过湖上的石桥,穿过依旧的绿林,走出白色的大楼,迈向密集的天街。然后我们迷路了。之后借着地图,在围着目的地转了一个圈后,才算是到达了门口。寝室长在店里,见我们许久不来,做起了数学。这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灯光下,小屋中,二楼的淡淡嘈杂声里,烟升起,筷子开动,爽口无比。畅饮一杯茶,整理焉了的衣服后,起身离开。天街内,半小时里,抓娃娃机边,几个人像傻子一样,不厌其烦地投入硬币,始终如一地抓不出娃娃。临了,意犹未尽,又点杯这学期最贵的奶茶,“满载而归”。

今年4月的雨,没有勾起我的诗兴。整个月,在反复的日常中度过。当时,自然由于多种因素,期待着并相信着开学日的逼近。于是对于屋外的雨,印象甚少。后头山上,爷爷忙着趁着雨季,种瓜点豆;奶奶在家里,因为雨天而腿疼,无聊地打起瞌睡;三幺在外面干功夫,之后也会留在外面打牌。窗外日复一日地,青黄相间的山,黑白相间的砖瓦,只是随着雨水浸润,颜色愈发鲜艳些了。从早到晚,早自习、午睡、晚自习,早餐、中餐、晚餐,早上起不来、中午躺不了、晚上睡不着。因为不见了去年四月的人物,便了无去年四月的惬意。但我们很久未得到的四月家居生活,却也是记忆中的珍贵一环。

六月二号,雨。从早到晚,不曾停歇。不知今日的雨,又教多少叶子摇下,亦不知今日的雨,又教几个天涯翘盼。